滇西拍鸟日记:第五天

时间:2009年9月29日;地点:铜壁关、那邦
关键词:铜壁关、拍鸟、那邦

      早上7点,仨人在住店的一楼餐厅吃早餐,要的还是饵丝,3元一碗。价还便宜,也有不少调味料可自选,但我感觉不如腾冲的那家店好吃。
      约15分钟后驱车离店,天还没完全亮堂(这地方的太阳似乎比浙江起身稍晚)。我们车走的仍是去那邦的S318省道。车载GPS显示:铜壁关乡(我们住的地方)至那邦约38公里。我们这天要去的是途中64.5至68公里处(观拍鸟)。此去64.5公里处,约16公里。
      车经过一个叫铜壁关的收费站,再前行约8公里,见到了一块“64公里”小路标。风入松见路边的林子有鸟况,与佛法僧在此下车。我驾车继续前行,在64.5公里处停车。
      见路旁竖着一块大牌,是铜壁关保护区的告示牌,牌上文字大致意思是:这为省级自然保护区,进入后须如何如何。之前,我曾想鸟人们的“功略”为何都说在64.5公里处下车观鸟?到此见此牌才明白,原来铜壁关保护区,从这开始算。
      我取出摄鸟器材,刚架好机镜,就遇见了“叽叽喳喳”的一波小鸟浪,有银耳相思鸟、短嘴山椒鸟、枊莺、黄绿鹎和凤头雀嘴鹎等。但这些鸟在树枝上窜溜得真快,有的鸟没等我相机定格,就不见了影。
      风入松和佛法僧也到了64.5公里处。于是我们都开始步行沿公路两侧的林子向68公里处移动,找鸟、观拍鸟。
      上午,我除了在64.5公里处拍了记录版的银耳相思鸟、短嘴山椒鸟、凤头雀嘴鹎及天上飞过的林雕,还去了65公里处的一条朝山下拐的小岔路。在这条岔路据说通往一个小山村。我在这条岔路走了好长一段,但除了一只灰背燕尾,没拍上别的鸟。
      中午11:50,我与风入松、佛法僧在65.5公里处汇合。仨人正边嚼着“法式小面包”,边交流各自上午的“战绩”,风入松忽说,那一棵树枝上鸟象是“塔尾树鹊”!我和佛法僧赶紧按风入松所指的方位,对镜头、按快门,满怀喜悦。后风入松查对图鉴,感觉不象,仍是“古铜色卷尾”,空欢喜一场。
      12:50分,眼尖的风入松又在66公里处的一棵树上发现了“黑额树雀”。这鸟也较罕见,我也拍了片。可惜树高,又是顶逆光,片子质量不好。
      风入松和佛法僧继续朝68公里的方向沿途找鸟。我则将车窗全部打开,驾车缓行,直奔71公里处。经过一个公交停靠站时,见路边有一个当地人叫卖土特产的小商摊,有坚果、香蕉、木瓜等干果和水果。我见一种叫“缅桃“的水果较奇特(以前没见过),买了一斤。
      这一路,没有听见多少鸟鸣声,于是车折回。途中遇风入松和佛法僧,他们说,中午的鸟况渐差,天也热,不想再走了。于是都上了车。车上仨人商定:回到64.5公里处午休,下午三点过后,再重走64.5至68公里段。
      车回到了64.5公里处。我们都各自找了个荫凉处,坐着休息。风入松和佛法僧品尝了我买的“缅桃“,但都说,味道一般。
       下午3点半,风入松和佛法僧重新沿途找鸟。我去了佛法僧说的上午鸟况不错,曾遇到二次鸟浪,有盘尾、蓝喉啄木鸟等鸟的一个鸟点。曾见一只林雕从头顶飞过,想等它返回时抓拍些片。为此,耐心坐等了近一个半小时,无果。也没有见到什么鸟浪。
      对讲机传来佛法僧的呼叫声,说是我上午走过的岔道口,有不少鸟,风入松也已在此。我赶了过去。但除了在一棵高高的树上,见到一只小星啄木鸟和二只叫不出名的淡蓝绿小鸟,没见别的鸟。从岔口往里走约三十米,有一棵大树,有橙腹叶鹎鸟,还听见蓝喉拟啄木鸟的叫声,但树枝浓密,望了10多分钟,只闻蓝喉鸟鸣,不见鸟影。
      下午6点半,太阳落山,光线也暗了下来。我们觉得该收工去那邦了。
      从鸟点去那邦约20公里,都是下坡路,所以一路车速也较快。
      在离那邦约2公里处一个桥头,我们遇到了边防检查站的检查。这是我们第一次遭遇边检。在这个边检站,一边防武警要求我出示证件。看了我的行(驾)驶证件后,问我们来那邦干啥?我们说,是来观鸟和拍鸟的。武警又看了看车后备厢(只是让打开车后厢门,没有翻看),于是放行。临走前,机敏的风入松拿了几本观鸟宣传册,执意送给了武警。按风入松的事后的说法,这叫普及观鸟知识或曰观鸟扫盲。不过,这几本小册子对之后我们过该检查站,还真起了神效——这是后话。
      说实在的,初进那邦就被武警盘问,还真曾让我心理犯嘀咕。因为昨天路过盈江,也曾见到一个边检站,但那站只检出(盈江)车,不检进(盈江)车。这站竟要检进的车?!后来,进了那邦才明白,这那邦是一个边界小镇,与缅甸的拉咱市只是一河之隔(以河为界),河道的边境线长20.多公里,河两岸都没有设围栏,有的河段只有四、五米宽。若是三级跳远,第三步都能跨过河。其实也不用跳,河水不深,有的不过膝盖,若嫌水湿脚不爽,穿双高筒套鞋也能趟过河。也就是说进了那邦,再去缅甸,易如反掌。所以,不检才怪呢。
      进了那邦镇,我们便沿路缓行,找那家鸟人们推荐的“边垂宾馆”。
      在一个十字街口,我们见到这家宾馆。我将车停入停车场,风入松和佛法僧去总台登记房。来前,风入松已打过电话,订了房。所以,服务台的小姐也很爽快,将事先准备好的三间房的钥匙给了我们,房价也给了国庆期间的最优惠价:每间80元/天。
      我见天已黑,在佛法僧办理住房登记手续时,去了街上的药店。因来那邦前,盈江的朋友曾对我说,那邦海拔较低,天较热,原始森林的瘴气较重,蛇虫也较多,特别是蚊子较多,其中有一种是疟蚊,被疟蚊叮咬后,会得疟疾,不及时治疗,会送命。所以找药店买药。我在一家药店买了二合“云南季得胜蛇药”(这药浙江不易买到),还买了二版氟派酸片(一种治闹肚子的药)。问了关于防疟疾的药,说有,3元一小包(5颗白药片)。但细问后,说这防疟疾药服后有头痛、呕吐和胃不适等反映和副作用,所以我又打消了购买念头。离开药店后,我还去一家小超市买了一瓶六神牌防蚊喷雾水。
      客房在三楼。进了房,感觉条件不错,有空调、热水和彩电,房间较大,设施较新,床上用品也较整洁。来此住过的鸟友曾在功略里夸这家宾馆为准三星,我看也差不多。
      晚8:10,仨人去了宾馆附近的一家叫”老五食馆”的餐馆用餐。可能是这天走的路较多,累了;用餐也较迟,饿了。细心的佛法僧主动加菜,点了二荤二素一汤,共五个菜,其中一个荤菜是蒜茸烤仔排——纯肉的。云南餐馆的盆菜数量较大,汤菜中也有很多菜,盛汤的盆也较大,象个小洗脸盆。仨人点“二菜一汤”,若只是吃饭,菜大多吃不完。所以,为了少浪费,我们大多只点“二菜一汤”。这天四菜一汤,多了二菜,应算是丰盛了。既上之,且食之。我要了一瓶啤酒,开怀大吃。呵呵,也真是,又将肚子撑了个满饱(之前在家、在单位食堂吃饭,很少吃撑的。但来云南后,考虑到活动量较大,消耗的能量较大,所以尽量多吃点)。
      晚饭后,我又去小超市买了一块肥皂。之后,便急切地回宾馆。因我已有一大堆换下的衣裤等着洗。



文章来自: 本站原创
引用通告: 查看所有引用 | 我要引用此文章
Tags:
评论: 0 | 引用: 0 | 查看次数: 1842
发表评论
昵 称:
密 码: 游客发言不需要密码.
内 容:
验证码: 验证码
选 项:
虽然发表评论不用注册,但是为了保护您的发言权,建议您注册帐号.
字数限制 1000 字 | UBB代码 关闭 | [img]标签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