滇西拍鸟日记:第七天

时间:2009年10月1日;地点:上午榕树王,下午那邦农田
关键词:榕树王 那邦 拍鸟

      早上6:10分起床,7:20去吃早餐,用餐点还是宾馆对面的那家小店。早点我选了碗“牛肉米线”。餐间与店老板闲聊,得知他原是湖南人,前些年来此地打工,赚了点钱,娶了位当地的媳妇,于是安家、开了这家小食店。短短几年,就从“打工仔”成为小老板,让我不禁对这位店老板顿生几分敬意。
      餐后仨人再驱车去榕树王。昨晚用餐时我们仨人曾商议过“是否再去榕树王”的问题,最后的意见是:应再去。理由:虽说榕树王的鸟况不理想,但因是下午去的,下午的鸟况通常会比上午差;再说,假如上午的鸟况仍不好,有了全天观察,作为一份记录资料也比较完整。
      车在去榕树王途中的84.5公里路标处作了短暂停留。在这停车,是因鸟友的观鸟功略中说,这附近的一棵树的枯枝上曾有“红腿小隼”观察记录(这鸟目前国内没有鸟片记录)。我们仨人用望远镜搜索了附近的所有大树树冠的枯枝,但“传说”没有再现。
      车约上午8点到了大榕树的停车场。停车场空无一人,看场收门票的老头的住屋门锁着——老头还没来。我暗思衬:昨日老头收了我们共10元钱的门票和停车费,难道今天可以免票?
      风入松和佛法僧沿昨日走的右侧的道缓步上山,我快步径直去了昨天曾见到白眉棕啄木鸟的1公里处。我期待能再见到并拍到那只漂亮的白眉。
      不久,对讲机传来了佛法僧的呼叫。佛法僧说我走的太快了,错过刚才入口第三个大拐弯处附近的一波鸟浪,有好多种鸟,其中还有大小盘尾。她还说,她现正紧跟着鸟浪朝大榕树的方位走。
        听说有鸟浪、鸟浪还在移动。我想,佛法僧说的“入口第三个大拐弯处”,是指路旁有一废弃破砖房、地势稍平坦的地方,我知道这地方林子不密,光线较好,视野较开阔,是“榕树王”的一个较好拍鸟点;我想,既然鸟浪在移动,就有可能移回原来的经过处。于是,我赶紧下撤,回到那“入口第三个大拐弯处”,期待能“株守待兔”遇见折回的鸟浪,并有拍片的收获。
        我在“入口第三个大拐弯处”的附近一直守候至11点半。曾见过一只蓝喉拟啄木鸟飞,但没拍上;一只纹背捕蛛鸟经过,拍是拍到了,但遗憾的是“朝天版”;有一只黑喉石鵖鸟倒是常在我周围的低矮灌木丛和草丛中出现,但这鸟我在浙江常见。除此之外,没见有别的鸟。
        11点40分下山返回停车场,看场的老头见到我,便向我要门票费和停车费。我本来对岁数较大的人心存怜意,觉得他们不容易。但昨天曾见他住屋门旁挂着两个“织布鸟“的鸟巢,一问是售卖的,这让我反感。所以,我坚持我们没去看大榕树,不应再买每人2元的景点门票,只同意支付5元的停车费用(看场老头收门票和停车费,从不出据收款凭证,本身存在款项可全入腰包之嫌。但事后想:老头售卖鸟巢和收费不出具凭证的行为都是可以原谅的,因为老头没有什么文化)。
        中午12点,我们仨人离开了榕树王回那邦。
      午餐去了那邦第一天晚去过的那家“老五食馆”。用餐时,餐馆的电视正播放国庆60周年在天安门广场举行的阅兵仪式。看见这空前盛大的阅兵场面,让我很激动、很兴奋,也很自豪,因为这次阅兵充分展现了我们军队的威严、我们民族的自信、我们祖国的强盛和伟大!我见在场的每一个人都与我一样,脸上充满喜悦的表情。
      餐后回宾馆,我没再上床午休,而是打开电视,继续收看有关国庆60周年阅兵仪式的电视节目。
      下午3点半,我们仨人出发去“那邦农田”。因感觉天仍较炎热,风入松和佛法僧在一个路旁的村子下车,他们打算进村,先在靠近农屋的树林里看看鸟况,再去别的地方。我则继续驾车去了昨天上午曾半道折返的那条路,想先去看看山体滑坡处那段路的路阻情况。
      车子开了不到10分钟,便到了山体滑坡处。路确实被山体塌方滑下的大块土石压堵了,除了二轮摩托车能过,四轮车子根本不能通过。但我感觉要清理的土方量不是特别大,应该不会超出100立方米。道路堵了几个月没有人来清障,我估计是因为这条路本身是条便道,不是车辆必经之路。
      路窄,费了好些劲,车才掉转头。我缓缓地回走,并注意仔细观察路两旁滩草地、农田、小灌木、树林的鸟况。终于有了发现和收获:我拍到了有鸟的黄胸织布鸟巢片(来前曾见此巢,原已为是空巢),拍了“树枝版”的绿喉蜂虎,拍了黑喉红臀鹎,还拍到了疑似的噪大苇莺鸟片。尽管鸟离的仍较远,鸟片仍属“记录版”,但毕竟有快门可按,比上午在榕树王的心情爽多了。
      下午5点多钟,我再次去了昨天上午拍“枯枝版”蓝须夜蜂虎的那家农居庭院旁(下午是逆光,所以我特意晚些来此)。观察了近一个小时,但始终没见枯枝上有鸟。
      仨人傍晚6点多钟离开“那邦农田”。风入松提议仨人在那邦镇口合张影,我和佛法僧都赞同。车快进镇区时,风入松见路旁有一块“那邦”的路标牌,建议就在此合影,于是我将车在路标旁停下。佛法僧拿出相机,风入松取出了三脚架,我将佛法僧的相机作了“自拍设置”,并对相机和脚架进行了“拍摄定位”,然后三人站成一排。。。“咔嚓”——合影拍摄完成。
      离滇回浙后,佛法僧将仨人合影的片子发给我,我见后感觉还行,仨人都挺象真鸟人的。尤其是事后我感觉:仨人能在祖国华诞60周年的大节日,在祖国的边陲小镇留下合影,三位普通的爱鸟人的身影能与祖国的生日相连系,这片的“含金量”非同一般。我还我想:这片在百年之后一定增值。。。呵呵!(此段文字属“戏说”)
      晚餐去与中午用餐紧挨的另一家食馆。佛法僧点了青椒肉片、空心菜、土豆酸菜汤三个菜。我觉得这家食馆的“土豆酸菜汤”挺实惠,满满一大盆,菜料足,单这盆菜就足够仨人下饭,味道也还不错。
晚饭后,我们仨人都快步回了房,因为都想看晚上8点央视直播的“国庆晚会”电视。
      这晚,我收看央视一套节目直到11点;这晚,曾听见那邦有不少鞭炮燃放;这晚,我想对于华人一定是个心潮激昂澎湃的难眠之夜。





文章来自: 本站原创
引用通告: 查看所有引用 | 我要引用此文章
Tags:
评论: 0 | 引用: 0 | 查看次数: 1671
发表评论
昵 称:
密 码: 游客发言不需要密码.
内 容:
验证码: 验证码
选 项:
虽然发表评论不用注册,但是为了保护您的发言权,建议您注册帐号.
字数限制 1000 字 | UBB代码 关闭 | [img]标签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