滇西拍鸟日记:第八天

时间:2009年10月2日;地点:昔马古道、那邦农田
关键词:古道 那邦 拍鸟

      早上7点仨人仍去了宾馆对面的小餐馆用早餐。看天,裹着烟灰色厚厚的云。我担心有雨,问在餐馆用餐的一游客。他说,手机收到的气象预报短讯说“今天是睛天”。这信息让我舒眉。
      今天风入松和佛法僧计划去昔马古道观鸟,我打算送他们去后再到那邦农田拍鸟,可从那邦镇去昔马古道该怎么走,我们仨人心里都没底。问了小餐馆的老板,他也说不清楚。热心的餐馆老板找来一位开三轮的(一种当地的载客和送货的交通运送车)的哥,这位的哥是昔马镇人,熟悉路,也向我们介绍了走法,但我顾虑有叉道、易走错路、浪费时间,所以我要求三轮的哥带路,我的车跟着走。三轮的哥说,行。
      车跟着三轮的哥驶出那邦镇约1公里,遇上一个边检站。边防武警查看了我的证件,得知我们是去观鸟也就很快放行。车继续走了约1公里后拐入一条小路。这是一条免强能行一车的“机耕”路,路面长有野草,估计这路平常少有车辆行驶。我见路旁有一户农舍和一农妇,便问这农妇:这路去昔马能行车吗?她说,可以走。于是我们继续前行。但车走了百米,就遇路面埸方,车不能再前驶(小三轮车也过不去),无奈:风入松和佛法僧下车步行(去昔马古道大多是爬山路,据说此地去山脚也不远了),车调头。我与风入松说好,他们返回时给我来电话,我来此处接他们。
      我给了开三轮的哥50元钱(原说30元。我觉得这位三轮的哥挺热心,他曾有意免费带我们一程,是我坚持让他带路到车不能行为止,所以付费时多给了点),自己则加快车速直奔那邦农田。
      车到达那家院旁有枯树枝的农家小院已是上午8:30。我上午的目的之一,是想再拍“蓝须夜蜂虎”。我停下车就注视那棵枯树枝,但不知为什么,枝上无鸟。
      我在农家院内等了一个多小时,一直都没见“蓝须夜蜂虎”登枝,别的鸟也没来过。此时,天空的云已散去,太阳也已浓装登庭,骄阳剌生生地得让人睁不开眼。我想,我可能来晚了。我收拢了脚架,决定另去拍黄胸织布鸟的地方看看。
      车沿着昨日下午曾走过的路缓缓前行。车旁走过仨位背着书包的小男孩,还见有几位在河滩戏水玩耍。我明白今天是国庆长假第二天,学校放假,所以小孩也能来户外“放风筝”似地撒野。见一辆运沙的农用车驰过,我想,这不是放假了吗?怎么还跑?后意识到现在跑运输的都是个体户,赚钱是硬道理,哪还分什么长假,这节日长假都是为工薪阶层设的。
       我有到一个地方拍鸟先四处走走看看的习惯,所以当车路过昨天拍黄胸织布鸟的地方,发现巢和鸟都还在,我继续前行。忽见右侧一棵树上的巢竟也有黄胸织布鸟,这让我很兴奋,因为这巢比昨天拍的要近了很多。我急忙将车前行,找了一个地方掉头,使拍摄位移向左侧驾驶座窗,以便于拍摄。我拍了些片后,感觉在车内拍片的拍摄距离仍不算近,若将拍摄器材移出车外,放在那棵树的附近,使用摇控装置进行拍摄,既缩短了拍摄距离,也仍能对鸟不会产生大的惊扰。于是我将三脚架、相机和镜头放至离巢位约15米远处,调好构图和对焦模式等拍摄数据,此时相机距车的位置约25米。我试了试摇控装置,在我摇控的范围内。我设置好后,“端坐”在车内,开始用望远镜观察。
      黄胸织布鸟还是比较怕人,刚开始,鸟不肯上巢。半个小时之后,鸟开始活跃,之后也就“肆无忌惮”,我行我素了。估计是巢有破损需修补,黄胸嘴上常衔有长长的草丝,进出巢穴的频率也较高。上午我一直就在此处拍片。外面天热,我在车内打着空调,有鸟来就拍,感觉超爽。
      临近中午,接到风入松的电话,说他们已回到了那邦,我不用再去接了。我感到奇怪,本来说是一整天的,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后来听说,他们下车不久便到了“蚂蟥坡”,路上蚂蟥很多,佛法僧的脚也被蚂蟥多处虰咬,所以不敢再前行了。曾见佛法僧遭遇吃惊或害怕的事,会发出“mei。。。。。。a”(一种类似小羊的叫声,但音频稍高、拖音稍长)挺好听、挺逗的叫喊声。我想:她被蚂蟥叮咬时,她的“mei。。。。。a” 的叫喊声一定还会再高八度,这高八度的“mei。。。。。a”一定更让人震憾!呵呵,佛法僧毕竟是位女同胞,胆小也正常,但千万别因她胆小,而小瞧她。佛法僧还是挺不简单的,单就观鸟而言:业余观鸟才二、三年,就认得300多种鸟,尤其对云南的鸟比较熟,认鸟水平远高于我。佛法僧观鸟很有耐心,也很能吃苦,为观鸟不怕走远路;佛法僧很细心,也很会照顾人、帮助人。这一路来,我们仨人吃饭点菜、结帐,住宿登记、结帐和安排事都是她主动承担的。佛法僧这一路来很辛苦!
      佛法僧是属比较典型的痴迷观鸟人。关于如何才算是真正入迷的观鸟人,这问题我曾与风入松讨论过。我认为,一个人若是双休日和节假日能自费去野外观鸟,到一个城市首先想到去公园看鸟,这才是真正入迷的观鸟人。偶尔参加过观鸟活动者,不能算是观鸟人。如浙江野鸟会组织的活动会有很多人报名,其中不少人是为了借机去户外走走、呼吸新鲜空气,或为了扩大社交圈、结识新友——这些不能算是观鸟人,连入门也不能算,最多只能算是知道有观鸟这项活动或觉得观鸟还挺有趣者。
      中午回那邦在宾馆的餐厅用餐。因看了上午拍的片,有几张黄胸织布鸟片还不错,高兴,所以我“破例”让佛法僧上了一瓶啤酒(原中午用餐通常不喝酒,晚餐也只喝一、二杯啤酒)。
      或许风入松和佛法僧上午走的路较多、较累,所以都说下午休息。我下午3点再次去了上午拍黄胸织布鸟的地方继续拍片。我还特意带上那支300/2.8镜,我将300/2.8镜固定在离车20多米远处,作为摇控拍摄器材;将400/2.8镜留在车内,用于抓拍和经过这附近的其它鸟(上午曾见有别的鸟经过,但由于镜头已在车外固定,车内无长焦镜,所以失去了机会)。
      不知为何,黄胸织布鸟下午很少来巢。我想,可能是上午巢的修补“工程”已完成之故。
      下午5点半离开,途中意外地拍到了灰头椋鸟。
      傍晚约6点再次去了那家农家院,守候拍蓝须夜蜂虎。等了半个多小时,仍没有见蓝胸夜蜂虎来,也没见别的鸟上枯树枝。
      晚餐的用餐点仍在宾馆院内的餐馆。主要是这家餐馆的大厅有空调,环境稍好。其实别的餐馆也有空调,只是都在楼上,是“雅坐”。我们因只是吃饭填肚,消费不高,所以我们都只是在大厅用餐,不好意思要求去有空调的“雅座”。
      这天收获不错,特别是黄胸织布鸟片基本符合我的拍摄意愿,因此这晚我睡得挺香。




文章来自: 本站原创
引用通告: 查看所有引用 | 我要引用此文章
Tags:
评论: 1 | 引用: 0 | 查看次数: 2097
回复回复greenping[2009-11-06 05:19 PM | del]
因为出去学习,因为...很久未来转转了。可是心里一直惦记着車峰峪,看来更璀灿了。一切都好!
回复来自 车峰峪 的评论 车峰峪 于 2009-11-09 07:20 PM 回复
好久不见,有空聚聚。
发表评论
昵 称:
密 码: 游客发言不需要密码.
内 容:
验证码: 验证码
选 项:
虽然发表评论不用注册,但是为了保护您的发言权,建议您注册帐号.
字数限制 1000 字 | UBB代码 关闭 | [img]标签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