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蒙、东北边境自驾游日记(6)


     D15: 上午沿S210线行驶214公里,沿线大多是农场的田地和山林,约中午11点到达饶河。
     饶河也是个县级边关城市,与俄罗斯隔乌苏里江相望(见左下图上片)。我们在江边的一家小饭馆,要了只3斤多重的现烤羊腿和1瓶啤酒作为午餐,烤羊腿的味道不错。
     午餐后继续赶路,经过虎头镇和虎林市。途中有“国家湿地公园”和“珍宝岛”的指路牌,因时间关系没有拐入。
     出虎林市沿S309道行驶32公里后,左转入Z472——这是条GPS导航指向的去兴凯湖乡的道,车开始在乡道、村道转悠,老天不知什么时候将乌云招拢来,洒起了雨滴。时近傍晚,天色很快暗下来,看路需开启车灯。更不知为何,有一段竟走上了田间泥泞的机耕路,让我浑身冒冷汗。
     雨滴越飘越密,夜幕已将视线团团遮住,仅剩车灯和路边零星农舍灯火。
     终于到了兴凯湖乡!眉结舒展,开始找旅舍。“兴凯湖国宾馆”大门紧闭——歇业;一家人事局内部疗养院不接客;一家农家宾馆:房有,房内堆着杂物,被褥也皱巴巴,没有空调,要价120元。想了想,无奈冒着夜雨去密山市区。还好,兴凯湖去密山50余公里,路不错,四十几分钟也就到了,并很快找到了入住的宾馆。
     这晚在兴凯湖的境遇有点邪门。

     D16:  昨晚去兴凯湖是夜间,两眼“一抹黑”,所以上午再去兴凯湖。
     兴凯湖一望无际,据说冬季湖面冰封,冰厚近1米。但湖水并非“一平如镜”,而是波涛起伏,不停地拍打岸边,似在倾诉心中的不平(见左下图中片)。是啊,兴凯湖曾也是我国的内湖,1860《中俄北京条约》割给了沙俄,是世界第一大界湖,目前三分之一归中国。兴凯湖已建“国家级湿地保护区”,有一个湿地博物馆和湿地公园。我们在湿地水域见到很多的白骨顶鸡,还有一些凤头PT及鹬类水鸟。这些鸟之前已拍过,我没投兴再拍。

    沿兴凯湖边一条新修建的路去西南角的当壁。沿途见有一大群喜鹊围着颗树嘻闹翻飞,我拍了些片。呵,场景不错,要不是因着急赶路,这场景可以蹲拍半天。
     当壁是密山市打造的边关、边贸重镇。有一处景点,内有国门、中俄界桥——白棱桥、王震纪念馆等。将“国门”纳入收费景区,匪夷所思,不屑再顾。想品尝一下兴凯湖的特色鱼——大白鱼,但看表离午饭还早,所以走人。
     离开当壁,前往绥芬河。途中经过鸡东县和鸡西市,全程298公里——邻近绥芬河有一段51公里绥满高速。到达绥芬河约傍晚6点。
     绥芬河也是个边关城市,与俄罗斯远东最发达的滨海边疆区接壤,是目前中国通往日本海的最大陆路贸易口岸。属黑龙江省的直管县市。
     进入绥芬河市中心,发觉:城市所处的是一个河谷地带,谷底不大,很多建筑都沿山坡而建,高楼大厦很多,街面人流量大,有些象90年代的重庆山城。
     我们入住的宾馆靠近协达亚•尼古拉东正教堂,斜对面是火车客运站停车场。窗外,雄伟壮观的“绥芬河斜拉大桥”也尽收眼底(见左下图下片)。我们感觉,绥芬河城市的规模和繁华程度不逊于黑河。绥芬河给我们留下了“愿多呆些日子”的好印象。
     D17:  早晨离开绥芬河,经东宁去珲春,行程277公里。这一路有不少景点,还有湿地公园。因时间关系,没能去看。
    到了珲春,继续行驶65余公里,去“一街看三国”的防川。到后才知防川是个风景旅游区,所谓的“一街”是条两边挂着铁丝网的小通道,一边是俄罗斯,一边是朝鲜。此地也是俄罗斯国境的最南端,这里能见到一座架在图们江上的俄罗斯去朝鲜的铁路大桥(见右上图)。
     防川的自然景观还算不错,有湖泊、有沙丘,有一块1886年由清政府钦差大臣会同沙俄代表监立的“土”字界碑,还有一座12层楼高的新建“望海阁”塔楼,内有电梯登顶,可望日本海。防川景区的门票偏贵,要80元,9月前是40元,涨了一倍。
     下午三点半离开防川,在珲春城附近上去延吉的高速公路,行程102公里。晚上在延吉市入住。
     这天是中秋节。我们在宾馆附近找了一家韩味餐馆,点了一盆狗肉和一盆炒卷芯菜,我还要了碗乔麦面冷面。这晚我们喝了点啤酒。





文章来自: 本站原创
引用通告: 查看所有引用 | 我要引用此文章
Tags:
评论: 0 | 引用: 0 | 查看次数: 1505
发表评论
昵 称:
密 码: 游客发言不需要密码.
内 容:
验证码: 验证码
选 项:
虽然发表评论不用注册,但是为了保护您的发言权,建议您注册帐号.
字数限制 1000 字 | UBB代码 关闭 | [img]标签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