鸟是大自然天使,爱鸟等于爱自己

分类: 鸟语园预览模式: 普通 | 列表

行三千里,拍三只鸟

      年初二至初六自驾车去了北京房山区和山西交城县,往返行程3400余公里,为的是拍三只鸟:红翅旋壁雀、黑鹳和褐马鸡。
      本也曾想过购机票去北京。网上查过,杭州至北京的最低折扣机票是260多元,加上机场建设和燃油税费,也只需440余元,比自驾车费用低多了。细想,自驾车虽费时、费钱、累人,但可以看看沿途路景,感受大地的自然和人文风情,所以最后还是选择自驾出行。
      此行的目标鸟种:红翅旋壁雀、黑鹳、褐马鸡,都是不常见鸟种,后二种属国家一级保护动物。对于当地鸟类观拍爱好者来说,这三种鸟都有相对固定的观察点——俗称“鸟点”,找到“鸟点”就容易见到,拍到也就不稀奇了。
      春节假期,回乡流、探亲流、游客流、汽车流交错、食宿涨价,不少小商家歇业,外出吃、住、行都会有麻烦。我此行也遇到了“开心事”和几件似乎“自虐”的糗事。呵呵,吃、住、行方面的乐事、糗事,我另开篇说吧。

图片注释:上图:北京房山区某地黑鹳活动区一角
             下图:山西交城某地褐马鸡活动区一角

查看更多...

分类:鸟语园 | 固定链接 | 评论: 0 | 引用: 0 | 查看次数: 1636

怀念父亲

      今天按风俗给父亲做了“头七”,在墓前摆放了父亲喜爱的几样食物:红烧肉、鸡蛋、豆腐干、青菜、水饺、馒头、花生、苹果,还有巧克力糖。
      父亲于上周三(2011年12月21日)晨5:50分因病去世,享年94岁。父亲生前组织上非常关心,多次去医院看望。考虑到公墓离城较远,天也冷,临近年终各单位工作事务也多,父亲生前也希望丧事简办,所以我们亲属商定不开追悼会,只作简单的遗体告别。但23日安葬那天,父亲生前工作过的单位:区政府、县人武部、县电影公司、县机关事务管理局还是来了领导和许多同志,县老干部局也来了不少老干部,与亲友们一道,为我父亲送最后一程。
      我们为父亲选了当地一块最好的墓地、一只最好的骨灰盒,还有全套最响的送行礼炮;亲友们送了很多很多的鲜菊花。我想,父亲应能入土为安。
      父亲生前在当地一直有很好的人缘、很好的口碑,所以不需要“盖棺论定”,但作为儿子,为寄一片思念之情,我还是想说说我的父亲。
      父亲是一个家境贫寒的人。父亲出生于1918年9月,老家在山东莒县,从小跟着奶奶讨饭,后来帮人放羊,成年后又被抓了壮丁。因为穷,土改时,村里将最好的房子分给了我爷爷奶奶。
      父亲是一个感恩共产党,志愿跟党走,英勇作战的人。淮海战役,父亲随国民党吴文化部队起义后,曾在千人大会上带头控诉国民党军阀的暴行,参加解放军5个月后就加入了共产党。在渡江战役中,父亲不惧枪林弹雨,奋勇杀敌,在火线上从一名副班长提任为副排长,渡江战役后又被提任为副连长。1949年全国解放后,父亲南下,作为连长带队来开化参加剿匪工作。在战火纷飞的年代,父亲荣立二等功一次、三等功二次、四等功二次,还被军分区评为“剿匪模范”。
      父亲是一个忠于共产党,一心为公,工作任劳任怨的人。1954年父亲部队复员后回到了开化,曾在澡堂工作过,后来到县大会堂从事会堂管理工作,兼任扩音机调控、清扫、烧茶等。在这一平凡的工作岗位上,不计得失,不怕脏苦累,勤勤恳恳、踏踏实实,一干就是近三十年至1984年离休。
      父亲曾引以为荣的事有:一是在渡江战役和剿匪中立过功、受过嘉奖;二是七十年代后常年得到先进工作者的表彰;三是离休后七十多岁,获县优秀党员的荣誉。父亲在我学生时代,多次叹惜的是:没有文化,只是在部队补习过几个月的文化课,勉强能认些字。父亲晚年常爱唠叨话语是:共产党、毛主席是大救星,现在的好日子,都是共产党给的,不能忘本,一定要听共产党的话,跟共产党走。
      家庭生活中我们对父亲的感受:他是个严父。因为他要求我们好好学习、天天向上,要求我们认真踏实工作,要求我们积极入党;也是慈父。因为从小就将好吃的都让给我们吃,加班得到的一碗青菜肉丝面也带回家,让子女们分享。也是一位生活节俭的父亲。前些年,见我们将剩菜剩饭倒了就红脸,衣服破旧了也不让处理,多次说他在旧社会讨饭的事,要我们记住,不要忘本。还是一位对战胜病魔有着坚强毅志力的父亲。2003年父亲脑中风后,右腿瘫痪,右手失灵,但他一直坚持锻练,不放弃,希望有一天双腿能正常行走,期朌能再四处走走看看。今年4月父亲病情恶化,住进医院重症监护室,仍坚持与病魔抗争了8个多月,医生们都说堪称生命的奇迹。
      父亲晚年应该是幸福的。这不仅在于他活到了94岁的古稀高寿,还在于有一位55年相濡以沫、白头偕老的好妻子——我母亲的尽心陪伴,悉心照料;还在于他的子女们都很孝顺,常能回家看看;还在于他的老领导、老同事、邻居们都很关心他,常来探望他、问候他;还在于二位保姆十分细心尽职,医院的医生护士也竭尽了全力。这里,特别要提一提我大妹夫:我和我几个妹妹都在外地工作,要不是大妹夫每天陪同我母亲日复一日无微不至的照料,父亲也很难支撑到今。
      父亲走了,我想他应该是安祥地走的!

查看更多...

分类:鸟语园 | 固定链接 | 评论: 4 | 引用: 0 | 查看次数: 3045

您走了,安祥地如熟睡般

父亲于2011年12月21日晨5:50分因病辞世,享年94岁。

21日
天黑,也有点冷
您走了,安祥地如熟睡般
都不愿信这是真的
今年过年来得早
您说要度百年的
我们亦望能再共迎新年钟声
还有年夜饭时吃饺子
我们记得这是您的最爱和挚盼

查看更多...

分类:鸟语园 | 固定链接 | 评论: 30 | 引用: 0 | 查看次数: 5750

西行记忆:车胎被扎了

      上午约9点从左贡出发,行驶了约115公里后到达了邦达。这一路多是油面路,坡缓,路面平坦,应是进藏后遇到的较好路段。见去然乌的路中竖着一块牌,上面写着:因路面浇铺沥青施工,每日9:00至20:00封道。
      邦达是八宿县下的一个乡镇(海拔4120米),座落在G318与S214道的交叉口。镇规模不大,约百来幢房,多数是前店后院式的农家小饭店、小旅社,供来往客人短暂休憩及食宿,应算是顺势而为。
      然乌去不了,我掉转车头沿G318回走,想找个地方看拍鸟,打发候等通车的无奈。路上遇见了上海车友的车,他们已得知封道消息,也趁闲在邦达周边转悠,找机会拍点片。
      路旁紧挨着一条河,叫玉曲河,水流湍急,一处河面架有一条可供人行走的铁索桥,河谷两岸的山坡披着色彩斑斓的灌木林。阳光灿烂,空气清新,几只戈氏岩鹀鸟在灌丛间鸣唱,给我带来了几分情趣和惬意
      不久,接到上海车友的来电,说在邦达镇沿214省道去昌都方向2公里处,发现了一群秃鹫。我急忙赶了过去。真是,有一群20来只高山兀鹫汇聚在山坡的崖面,不时还有高山兀鹫飞抵山下的玉曲河,争食水面漂浮的一具腐牛殘尸。高山兀鹫是一种喜食腐肉的鸟,估计附近有天葬台。后问了当地人,离此5公里外果真有一个天葬台。
       我拍了些片。一小时后,高山兀鹫远去,我也收工休息。此时约是下午3点。静心打量眼前的生境,我发现玉曲河在此扭动了柔软的身姿,弓背弯腰,留下了一片开阔的河谷积地。在蓝天、白云、群山的环抱下,湿润的沙质土壤,牧草丰腴,远处有牦牛席地打盹,似乎呈现一幅草低见牛羊的美景。见二辆摩托车驮着伙伴驶去河边,原是来沐浴的。时已入秋,水也凉,我惊讶,藏民的身体真棒,能在此季下河洗澡。
      下午6时赶去道口排队,希望能早些上路。还好,封道口于晚8点准时开通放行。
      夜幕悄然降临,车驶入去八宿必经的一个川藏线著名路段:72道拐。因是夜间行车,这道“风景线”被“忽视”了,只感觉弯道很多,弯很急。
      驾车有点犯困,不打紧,喝几口热咖啡,吃一片黑巧克力,重要的是别走神,别犯错。唉,这天我真犯了一个错:车后紧跟的一辆车想超车,我认为我与前车靠得较近,路也窄,没让超。我还有意将车朝左边靠,以阻止后车超车,这一靠坏事了,左前车胎碰上路中的一块带尖角的大块石,将车胎扎了,胎顿时瘪气。我无奈靠边停车。下车察看,唉,轮胎壁有个大洞,胎已报废。
      在海拨4000米以上换胎是件很耗体力的事,容易引发“高反”。好在行前购置了电动取胎器和电动千斤顶,派上了用场。在两个妹妹的协助下,半小时后换胎成功。
      说真的,在“手忙脚乱”换胎时,脑中曾闪过“朌望有热心人停车帮助”的念头。因为我虽已有10余年驾龄,单独自己动手换胎,这是第一次,心里缺乏底气。思念的“偶遇”没有发生,估计是天晚了,大家都心急着赶路。

查看更多...

分类:鸟语园 | 固定链接 | 评论: 0 | 引用: 0 | 查看次数: 2297

西行记忆:路堵识新友

       早上起床后听车友说,芒康去左贡的G318封道口已打开。这真是个好消息!我们赶紧收拾行李、退房,驱车驶上去左贡的路。
      芒康地处横断山脉腹地,车离开县城就开始爬山,路面多是土石路,一路尘土飞扬。
      翻过了拉乌山高山垭口(海拔4538米),车进入下坡道,不久驶入一片峡谷地带。这里山势平缓,草被厚实,牛羊星缀,应是一处高原牧场。车过了如美镇竹卡村附近的澜沧江大桥,山上的植被也丰富起来,出现了成片的灌木林。忽见前面的车放慢了车速,排列起长队,经询问,是原塌方之处还没通,仍在抡修。
      路堵,车走不了也退不回,只能耐心等候,此时是上午约9点。
      在车里闲坐感觉气闷,便下车溜达。见到一辆沪牌的同型车,主动问候,互报网名,原来我们在“越野E族”网坛曾有神交。他们一车2人,也是自驾去西藏拍片,主拍风光,用的是4×5大画幅胶片机,计划日程一个半月。同一车型,爱好摄影,自然有了更多的思想情感交流空间。我们相约结队走。这一路,我们常用车载电台联系,我也曾得到他们的帮助,这是后话。
      太阳落山,路还没通,寒气袭人,有一广州的车友拾柴点起了篝火,还搭灶烧水煮面。都是天涯沦落人,三语二言,就能混个面熟。他们热情招呼我喝点热汤,我也不客气,拿汤勺盛了一碗。
      晚上八点多钟,路终于可通过。我们3辆车结队前行,领头的是广州车友的丰田FJ。FJ车马力大,车底盘经过专业加固改装,见车就超,跑得很快。觉巴山、东达山的盘山道蜿蜒曲折,路边山体岩石象怪兽般咧着大嘴,但在夜幕的笼罩下,除了游龙般飘移的车灯和前车扬起的浓浓尘雾,也辨不清别的。急速行进的车子常因路面坑洼或落石的阻绊,弹蹦、蹿跳起来,这对车辆的减震器和轮胎是个严峻考验。此时,我已顾虑不了这些,一路紧紧咬着前车跑。约夜11点钟到达左贡县城。
      这天行程共160公里。夜里曾翻过川藏线海拔排位第二高的东达山高山垭口(海拔5008米)。因是夜间,没能留照片;因是急驶而过,也没有什么恐高的感觉。

查看更多...

分类:鸟语园 | 固定链接 | 评论: 0 | 引用: 0 | 查看次数: 1372

西行记忆:他乡观圆月

        早晨从四川巴塘从发,二个小时后到达了芒康,见去左贡的G318道路被木架拦着,还有人员把守,一问,说是前50多公里处有大面积道路塌方,不能通行,何时通行不得而知。
      我将车折回城内,发现路边停满了外地车辆,看来G318封道已有时日。见一家旅店挂着“越野E族宾馆”牌,便停车入店打听路堵情况。
      与我搭话的是店主。他说,道路塌方处在前50余公里的如美镇附近,埸方量很大,回填土可能需要一天,也可能是二至三天,具体状况不清楚,只是听说。我见店主为人热情,店也还整洁,便就在此店住下,等候通车的消息。
      下午闲着没事,我开车沿城内主要街道闲逛。发现这城区范围很小,与内地一个山区乡镇的规模差不多,全城只有一个加油站,油价也超贵。后查资料知:芒康位于西藏自治区昌都地区的东端——川、滇、藏三省区结合部,是西藏的东南大门,有金沙江和澜沧江流经县境内,有两条国道(G214 、 G318)在此交会。芒康属半农半牧业县,藏族占总人口的 98%,古朴、典雅、舒畅的“锅庄舞”、“弦子舞”享誉古今中外。
      秋季的高原,午后的阳光带着暖意,不远处一棵杨树枝头,几只红嘴山鸦的尖声鸣叫,勾起了我的兴致,我又沿着G214道(青海西宁至云南景洪)朝“上盐井村”方向缓慢行驶,想看看沿途鸟况。跑了30余公里,无惊喜收获,原路返回。
      这天是2010年的中秋节(9月22日)。晚饭后,全城停电。旅店服务员搬出了自备发电机,还在院子里摆放了桌凳、音响和瓜子,让住店的客人联欢过节。夜幕降临,圆月升空,来自各地的住店车友纷纷汇聚院子,相互问候,拉扯起沿途的“山海经”;青年人放开嗓门卡拉OK;我也拿出成都高老师送的一盒精美月饼及我带的“新昌小花生”供众车友品尝。
      觉得室外有点风凉,我进入旅店的厅堂与二位服务员和店主闲聊。二位服务员都是藏族小姑娘,能说汉语普通话,估计年龄16-17岁,自我介绍来店帮工才三个月,是附近乡村的,没上过学,都不认识汉字。我奇怪:不是国家实施义务教育,适龄儿童都得上学吗?细问:一位说家有4个姐妹、1个弟弟,她家只有她姐读过几年书,她和妹妹都没能上学;另一位说, 家有3兄妹(一姐一弟),只有弟弟上学。我说,不识字,怎么行,进城市也认不清路牌、楼牌,如何生活。店主说,藏族重男轻女,由于居住分散,家境不富裕,一般家庭只让男孩念书,女孩不让念,象她们这样不是个别情况。
      我突然感觉屋里有些气闷,院子里的音响也让人心烦,于是径自来到街路。城里已开始供电,稀疏的街灯散发着昏黄的光;路面静静的,少有走动的行人;偶尔传来几声爆竹声,似乎在提醒人们今晚是个喜日。抬头望,幽蓝的夜空高挂着一轮盘月,明晃晃,分外耀眼。他乡的中秋月与家乡的中秋月有何不同?我思索,我茫然。寻思月亮下的这片土地,这里生活的人群,我心惊:差异竟如同月与夜般分明。同一明月下,差别这么大,是天意?还是人愿?我有点犯糊涂了。
      晚上不到十点就上床了。县驻地海拔 3870 米 ,我没有头痛、头晕等高反症状,但这晚一直难以入睡,不知是为什么。

查看更多...

分类:鸟语园 | 固定链接 | 评论: 0 | 引用: 0 | 查看次数: 1486

西行记忆:雨过见彩虹

        昨日下午,汽修厂万用扳手来电说,厂里已安排人员晚上加班赶制胶套。早餐后与万用扳手电话联系,厂里的胶套仍未送达。想了想,因行程时间紧,便放弃了更换胶套的计划,于上午约九点驱车离开酒店。
      天正下雨,雨还不小,路面已有积水,雨点打在水面,冒着水泡,车的雨刮器拨在快档上,仍感觉视线不清。车拐过一条叉道,忽见左前方的车有人向我摇手,一会儿,又有一辆车的副驾摇下窗,用手直指我车。我心一惊!出了什么事?难道是车胎破了?怎么没感觉呀?!我急忙靠边停车。下车查看,前胎没事,后胎也没事,将目光抬高,后厢门敞开着,啊呀,麻烦大了!我赶紧奔车后察看,还好,东西没掉,真是万幸!要知道,后厢口堆放着摄影器材,每一件都价值不菲,若掉了,损失不说,西藏之行也将打问号。我关好后厢门,情不自禁地向那辆早已驶远的车投去了感激的目光,好人啊!
      车驶离成都,踏上去雅安的路。成都至雅安约140公里是高速油路面,我用定速巡航器将车速保持在100公里/小时。过了雅安,走G318国道,路变窄了,弯道也多了,车速也自然放慢。老天一直是阴阳脸,一会笑,洒几许阳光;一会哭,落几丝雨滴,但雨比起成都出城时的那阵雨要小了许多。
      穿过了二郎山长长的隧道,擦肩掠过了沪定县大渡河的沪定桥。二郎山、泸定桥——这学童时就熟记的名胜,因要赶路,只在景点外围匆匆望了几眼。
      傍晚时分,到了当日的目的地——新都桥。新都桥是康定县下辖的一个镇,无垠的草原、金黄的柏杨、弯曲的溪流、安详的牛羊、特色的藏寨楼,织成一幅幅如诗如画的美景,被誉为“摄影天堂”,是摄友必留之地。可惜我们到此地已较晚,第二天要赶路,没有时间多呆。不过,在进入新都桥前4公里处,曾意外见到彩虹,彩虹是如此近,似乎是伸手可及,也算是结了喜缘。
      新都桥海拔约3300米,这天晚,两个妹妹开始有轻微的高反。

查看更多...

分类:鸟语园 | 固定链接 | 评论: 0 | 引用: 0 | 查看次数: 1529

西行记忆:成都会车友

        昨晚在南充投宿,南充至成都224公里高速,所以上午十点多钟就到了成都市。
      这是我第三次来成都。前二次是乘航班来的,这次是长途自驾,因而有一种迥异的感觉。
      车进了城区绕城环线,就直奔城西南武候区一家汽修店。这也是事先计划好的,因为店主“万能扳手”对三菱系越野车维修很在行,在“越野E族”赫赫有名,许多内地的车友进藏前都会慕名来此检修保养。我事先已与“万用扳手”通过电话,让他帮忙检查车况。
      依靠车载导航仪的指引,很方便找到了“万用扳手”的汽修店。我曾在网上向万用扳手咨询过车辆维修事宜,这次见到他本人,原是位中等个、清瘦、年仅三十出头的青年人。他安排人对我的车辆进行检查;车况良好,无需要维修事项。我听说他有专制的聚胺脂底盘胶套,比原厂胶套耐用,想更换。他说,需要与厂家联系,看看有无货,让我等等,下午答复我。
      我们去了附近一家名叫“如家快捷酒店”投宿,并去了附近一家餐馆用午餐。我餐后回房休息,两个妹妹打的去了武侯祠游玩和逛街。
         下午,接到上海车友老陈的电话,说他已到成都。他也是准备自驾进藏的,之前联系过,约好有机会一块聚聚。我告诉他我的住店地址。一小后,他们一车四人也入住了“如家快捷酒店”。
      傍晚,成都的车友高老师应约来到了酒店。他是“越野E族”“马帮”版主,退休前是大学教授,05年就开上了吉田越野车,常利用闲暇长途自驾去各地畅游,尤其是西部地区可谓是足迹遍布,游记也写的十分精彩;待人谦和,乐于助人,知识和阅历丰富,是位德高望重的“越野达人”。我们之前曾见过面,有过交谈,所以这次在成都再次相见,都很兴奋。
      晚上,上海老陈夫妻、高老师和我们去了附近的一家当地特色饭馆“大蓉和”聚餐。席间,我向高老师请教了不少问题,高老师一一耐心解答,我感觉很受益。

图片注:上海老陈(左)、成都高老师(右)

查看更多...

分类:鸟语园 | 固定链接 | 评论: 0 | 引用: 0 | 查看次数: 1570
澳门赌场欧洲老虎机全讯网址博狗娱乐娱乐城全讯网娱乐城澳门赌场娱乐城现金网欧洲老虎机网上百家乐赌球网澳门现金网赌博网澳门赌场赌球网赌博网站赌博网赌球网博彩公司娱乐城现金网全讯网太阳城娱乐城澳门赌场澳门赌场玩法澳门真人赌场澳门赌场赌球网赌博网欧洲老虎机全讯网现金网澳门赌场太阳城娱乐城澳门赌场玩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