鸟是大自然天使,爱鸟等于爱自己

分类: 鸟语园预览模式: 普通 | 列表

虎年春假赴滇西拍鸟简记(5)

      2月20日:为了见识铜壁关上午的鸟况(此前两次去铜壁关都是下午),并赶上清晨鸟醒来后的“第一波鸟浪”,没吃早餐就驾车去了铜壁关。但到了铜壁关,转了几处林子,就感觉犯了选择性错误,因为太阳直到上午九点半过后才光临铜壁关64.5公里至68公里公路沿线的林子。冬季山林缺了日照,不仅气温偏低导致鸟缩在密枝间不爱动,而且光线暗、拍片快门上不去,见到鸟也难成好片。上午我们有近一个小时是呆在车里坐等太阳,白白浪费了时光。
      约10点40 分,我在65公里处听见了持续的鸟鸣声,靠近看,是灰奇鹛。这鸟在66公里处常见,但拍摄距离和场景不如此处好。我抓机抢拍,算是收获了几张还勉强过得去的灰奇鹛鸟片。
      之后,再次去66公里处林子找鸟,但无收获。考虑到已时近中午12点,等鸟儿再度活跃,要等二、三个小时,我决定下山回那邦镇上吃午饭,下午转去“那邦农田”找鸟运。
      下午三点多钟,再度去了昨日去过的那片河滩地。我将下午的目标鸟种先锁定了绿喉蜂虎。我在昨日曾见有绿喉蜂虎的一片林子及附近几处灌木林来回转了一个多小时,曾见到一只绿喉蜂虎,但距离较远,正悄悄地靠近,绿喉忽振翅远飞不见了踪影。不过,意外拍到了两只斑椋鸟,虽说距离稍远,但也算有收获。
      下午5点,燕科鸟开始活跃,我又将目标鸟种锁定线尾燕。线尾燕是《中国鸟类野外手册》尚未收入的鸟种,之前鸟人只在中缅边境的宛町镇(现为县级边贸开发区)的田野曾见小群线尾燕的活动。但昨天晚餐,泸州老农民说他在那邦农田见到了线尾燕衔泥,并拍到可数毛的“石头版”线尾燕鸟片,这信息让在座的鸟友们很是兴奋。其实,我昨日也曾拍到石版的线尾燕,但距离较远,像质不好(当时见一只燕子停在大块石上,出于好奇,按了二张,回头看,是线尾燕),所以想再拍。
      我先去了泸州老农民拍线尾燕的地方。这是一块水草地,见有不少翻飞衔泥的燕子,昆明鸟友lewei也正在此架机等候。Lewei说有一只线尾燕常来,但没见落地停留。我观察了一会,感觉机会不多,于是又转去昨天拍到线尾燕的地方碰运气。
      这地方是砂石滩,有几洼当地人挖沙留下的小水塘。水塘的上空有不少崖沙燕穿梭般地飞行,不时用翅尖掠过水面。偶见有几只崖沙燕落在砂石地面,但没见线尾燕。
      天渐暗下来,正犹豫间,忽见有一只飞燕落下,拿镜头一看竟是线尾燕。我按了二张,燕还在。我见燕前方的右侧有一个近半人高的砂土包,这土包距我有二十多米。我想这是个好机会,于是我蹲下身,利用土包的遮档,用膝盖蹲爬,快速靠近砂土包。此时距线尾燕不到十米。我先是慢慢伸出镜头,再慢慢移动身子。。。呵呵,线尾燕真近!我按动起快门,呵呵,真爽!我共拍了十多张片,这超近距离拍线尾燕,机会十分难得,论片质,目前应能排国内第一。
      拍到超近、“优闲版”(指鸟未察觉被人打扰,鸟神态自然——眼神未露惊恐状)的线尾燕鸟片,让我感觉这天下午很充实。
      晚餐后,见到了来自北京的鸟友忌口。这位是目前国内观鸟的第一强人(虎年初七止的观鸟记录是910种)。我们互留了联系电话。我很高兴又结识了一位鸟友。

查看更多...

分类:鸟语园 | 固定链接 | 评论: 1 | 引用: 0 | 查看次数: 1833

虎年春假赴滇西拍鸟简记(4)

      2月19日:早餐后去了那邦农田。作此选择是想将几个鸟点情况先摸摸,以便安排余下拍鸟行程。
      到了那邦农田,我先去了村庄的一农户家。这农户家院的后面有一棵高大的枯树,去年10月份曾在清晨和傍晚见有绿喉蜂虎、蓝须夜蜂虎鸟等鸟停留。但到了那家农院,却不见了那棵大枯树。问院里正在喂猪的农妇,说是砍了。这消息让我发闷。曾听鸟友说,铜壁关曾有一棵“凤头树燕”常爱停栖的大枯树,但前二年被砍了,以至凤头树燕难觅踪影。我前二天在南京里,也见一棵去年10月曾有一群“灰椋鸟”在嘻闹的大枯树枝被砍了。这次,这棵枯树也没了。我闹不明白:怎么滇西农家爱砍枯树当灶柴?
      我带着叹息离开这村子,沿一条便道去了一片河滩地。这片河滩地与缅甸隔河相望,路左边是星布小灌木和杂草的砂石滩,路右边有些农田。我驾车缓行,观察沿路鸟况,觉得鸟情没想象的好。曾见农田一角有几只肉垂麦鸡在“闲庭信步”,虽说这鸟是我今天来此的目标鸟种之一,但农田刚翻耕,土色灰黑无绿色植被,所以我也只是“一视而过”。
      走近一处灌木林,发现有一片葱绿的水草地,还见两只惊飞的肉垂麦鸡。我感觉这地方不错。于是,我找了一处靠近水草地的灌木丛,捡了些树枝条,搭了个简单的掩体。我想上午就在此等拍肉垂麦鸡吧。
      在“树丛”间“伏”了快二个小时,也没见肉垂麦鸡来,我有点情急了,我给昆明lewei鸟友打电话,询问肉垂麦鸡有无喜来一个地方的习性。Lewei告诉我,肉垂麦鸡会常去几个地方,但若在一处无人打扰,会呆上一天。难道这守拍的方法不灵?我想了想,还是打算再等等。我想等到中午12点,不行再换策。
      看来,鸟运有时还真能“等”出来。中午约11:40,空中响起了肉垂麦鸡那响而尖的叫声。一会儿,便见3只肉垂麦鸡降落水草地。我按耐着欣喜的心跳,等候肉垂麦鸡的走近,轻快地按动着快门。。。
      中午回那邦吃午饭,下午3点我再次去了那邦农田。转了一圈,没见别的什么稀罕鸟,于是我决定继续回到上午所搭的掩体里守拍肉垂麦鸡。下午约5点,肉垂麦鸡再次光临,并比上午还近,让我大喜过望。
      晚餐是鸟友聚会。这是早餐时相约好的。参加这天晚餐会的鸟友有:昆明的lewei和传鹰、广州的恨狐、四川的泸州老农民、河南的木森林和水穷处、还有来自湖北的老雕。鸟人汇聚一堂,大家都很兴奋。
      这天也是我此行滇西5天来最开心的一天,因为较近距离拍到了肉垂麦鸡,因为又结识了新鸟友。

查看更多...

分类:鸟语园 | 固定链接 | 评论: 0 | 引用: 0 | 查看次数: 1610

虎年春假赴滇西拍鸟简记(3)

      2月18日:早晨去宾馆对面的小食铺用早餐。这食铺的店面还是去年10月曾见过的模样,店主还是那位善侃的湖南小伙子,早餐供应的品种也还是原来的:稀饭、豆浆、油条、蒸包、水饺、面条、米线、饵丝。但见煤炉灶增加了不少(我夫人数了数大小炉灶共有9个),店里好象多了一、二个伙计。我问店主:扩业了?店主笑答:现在是全天24小时营业,一个人忙不过来,所以找了二个亲戚来帮手,也添了几个灶头。我说,好,以后半夜肚子饿,找夜宵方便了。
      早餐后驱车去榕树王,天还垂着夜幕。车距榕树王约1公里处,见路边有一手持望远镜的鸟友,驰近后发现是一老外(外国人)。我停车摇下车窗,“哈罗,您好”(本想用“good morning”打招呼,但顾虑老外用English答话,可能会让我语塞露窘,故用了“半英半中”)。老外没答语,而是用手指了指一棵树。我见那树的枝头停着一只鸟,似灰树鹊。我担心我的停车会影响老外观鸟,于是我也用手打了个OK的手势,并驱车继续前行。
      车停入榕树王停车场后,我们沿着右侧的一条便道上山。此时,天色蒙蒙,还未透亮。本心想摸黑赶来榕树王,天露曙时鸟况会好。但奇怪了,四周林子很静,鸟鸣并不活跃。我在去过鸟友常推荐的一处有废弃建筑物、邻近榕树王的林地及周边观察了一个多小时,也没听见有鸟浪出现或经过。于是我又移了移位,找了一处能望见榕树王树冠的地方,我想在此静候等拍“大犀鸟”。
      约上午9点半钟,曾在途中遇见过的老外也上来了。我仍用中文“您好”问候,不想老外也回答了一句“您好”,并问,“见到好鸟了吗”。这老外能说中文?!这让我惊喜。于是我就与他攀谈起来,话题自然是关于鸟。他告诉我,他前天从北京来,昨天去了“昔马古道”,看到了三种犀鸟,拍到了二种。他给我看了相机中的一张大犀鸟片:有5只,是飞行版。我问他共看了多少种鸟?他说目前有800多种,是在中国大陆。呵呵,我国有记录的野生鸟类约1330种,国内观鸟人最多的观鸟记录是900多种,他的观鸟记录名次估计能列前5强。我不禁对他油生敬仰之意。我问他中文名,他说他叫史进,是宋代的史进。我记得《水浒》108将的“九纹龙”叫史进,是水浒中第一个出场的梁山好汉(后来从网上查资料,果真:史进排108将梁山英雄榜第23位,18般武艺样样会,曾任东京八十万禁军教头,是个讲义气人,并是位公认的帅哥)。
      在与史先生交谈中,我也悄悄地对他作了一番打量。嗯,约1.85米的高大身材,胸前挂着一支莱卡8*32望远镜,腰上挎着一只小腰包,手上拿着一只带适马50-500长变焦镜的单反相机,年纪看去约40多岁(后来查网页资料才知他年已过50岁,英格兰人,喜业余单身去世界各地观鸟,业余观鸟已有30多年。现在北京工作),说话时脸常露笑容,给人第一眼印象:比较平易近人。
      我问史先生:早晨是怎么来榕树王的,他说是让人用摩托车送来的。他说下午将去铜壁关。我说我们下午也去铜壁关,你搭我车一同去吧。他说好。我问他上午上山观鸟需要多少时间,他说大概需2个多小时。于是我们约定中午12点半会合一同去铜壁关。
      目送史先生的身影沿上山便道弯曲的端处消隐后,我转身继续在原地观望鸟况。榕树王的大树冠一直没动静,附近的林子只闻几只常见的鹎类鸟和黑卷尾在鼓噪。见眼前很多树冠都被一种不知名开着星点小花的藤类植物缠绕,不知是否对鸟的生境带来不利影响。我忽然感觉,鸟已不爱来此,于是我决定下山看看。
      我驱车沿着下山车道缓行,并几次停车、钻进林子找鸟,还去了一处胡椒种植园,但无收获。
      约12点半,我带上史先生去了铜壁关。车上我问史先生,在榕树王共看到了多少种鸟?他说有20多种。这似乎印证我的感觉:榕树王的鸟况不如往年。
      史先生在铜壁关约65公里处的一岔道口下车,他说他想先沿这条小岔道观鸟。我们再次相约傍晚7:20一同离开铜壁关回那邦。
      我将车拐回到铜壁关66公里处。昨天昆明鸟友曾说下午三点左右此处鸟况不错,所以我想下午就在此侏守。或许是我的鸟运不济,几个小时过去,偶见灰奇鹛跳出来,刚想接近,鸟又钻进了密林。约下午4点,我感觉这样侏守不是个办法,便拿着300/2.8小炮在周围的林子里转。不久发现了1只黄腹扇尾鹟,并且这只鸟还有常停一条树枝的习性,这让我惊喜。我设法接近拍了些片。之后,我还搬去了428大炮,继续守候。心想:这个下午就专心拍它了。因而我一直围着这只黄腹扇尾鹟转,直到太阳落山,林子的光线暗下来。

查看更多...

分类:鸟语园 | 固定链接 | 评论: 0 | 引用: 0 | 查看次数: 1545

这几天有点遭罪

      春节长假去滇西拍鸟,手掌像去年10月份一样,因空气干燥等,手指关节的皮肤有些皲裂。其中,左手无名指的小裂口因细菌感染,有些炎症。
      刚开始并没在意,只用“创口贴”缠了缠。后见有炎症,便去药店买了一支“氧氟沙星凝胶”消炎软膏,往伤口涂抹了点药,继续用“创口贴”裹包。上周三在外地开会,发现裂口脓肿,无名指已肿得象一支小“胡罗卜”,且伴有轻微的阵痛。晚上去街上的药店买了一盒“阿奇霉素”片,服下二颗。心想,这下好了,吃了消炎片,该消肿了。
      上周四上午,感觉服药后,炎症并没得到有效控制。中午回到单位,下午便去了当地的一家医院(第二医院)看门诊。外科医生察看了手指的病情,说是除外敷药外,需要打吊针。我一听挂输液吊针,头变大了。因为我除童年时因扁导体发炎,曾住过院(估计当时有可能挂过吊瓶),之后从未住过院,也从未因病打过吊针。近10多年来,虽然医保卡的个人缴积存钱已逾万元,但我不喜去医院,平时偶有感冒或闹肚子什么的,多是去药店自费买药。所以,我问医生,能改用肌肉(屁股针)注射或口服药吗?医生说,不行,必须打吊针。我去“外敷室”让医生给有炎症的手指敷了药,并去做了“青霉素皮试”。但做完“皮试”后,我将吊针的付费单塞入口袋,离开了医院。我想,还是先口服曾买的消炎药,等一天,看看药效,或许第二天炎症就退了。
      上周五下午,因感觉手指的炎症依旧,再次去了医院。不过这次去的不是周四那家,而是去了当地的另一家(第一医院)。路上心想:若这家医院的医生仍要求挂吊针,就挂吧。
      到了医院,走进外科室,医生见症便开单,说是要打二天吊针,并说伤口已化脓,需要切开口子,清洗伤口,引出脓血。还说若不此处理,可能会引起大面积的组织坏死,手指可能面临截肢。我一听,心一惊!便说,行,听医生的。走进“外敷室”,外敷室的医生说,需要打一针麻药。我说好。我舒眉望着医生拿出一支针筒,换上一颗针。。。可当医生将针扎下手指,我脸部神经凝住了,想笑!?——简直想哭。医生将针硬硬地扎在手指骨,一阵强烈的、钻心般的绞痛袭来,我咬紧牙根。。。不行,太痛了!我不禁“哇(啊)”一声——喊出声来!约5分钟后,医生用手术刀在我的手指了划了一个口子,带脓的血涌了出来。。。医生还用纱布塞入口子,并绞着绞着。。。但此时,我不感觉不适,因为此时手指已“麻木”。
      打吊针的护士的剌针技术真好,我才伸手,正想找第一次打吊针感觉,针头便已扎入手掌背血管,吊针的剌针程序便已完成。但去了吊液室的席坐,悬挂的吊液瓶吊液才下了三分之一,左手的疼痛便又袭来——应是麻药劲过了。阵阵剌心的疼痛让我左手不自由主地发颤,我有些受不了,便请求同事去找医生开几片止痛片。服了止痛片后,心才渐渐安定下来。
      医生要求每天吊一次针,换一次药,所以今天下午我又去了医院。换药的医生说,要将伤口子里的纱布取出,并重新塞入纱布。又是一阵强烈的剌心痛。我使劲咬牙。医生说,没关系,如觉得痛,在这,是可以喊出声来的。
      打完吊针,返回住宿的路上,我就想:我这两天遭的罪,是我自找的,是小病不治酿的苦果。

查看更多...

分类:鸟语园 | 固定链接 | 评论: 0 | 引用: 0 | 查看次数: 1501

虎年春假赴滇西拍鸟简记(2)

      2月17日:早晨照例6点多起床,稍事洗漱后就赶紧收拾和整理行李箱,并将所有行李装车。约7点半打亮车大灯驱车离开瑞丽,沿S233省道一路急速行驶。154公里处的“户撒东山”是上午要去的一个鸟点,本想在9点前赶到户撒东山,但车距户撒东山约17公里就遇到修路段,进入盘山公路后施工路段更是“一个套一个”,路面满是堆土和块石,车只能摇晃着、低速缓行。。。到达户撒东山已近上午9点半。
      停车整理上山携带的拍鸟器材时,还听见近处的山林有不少鸟鸣,暗喜。可当我扛起摄材沿路进山,林子中的鸟鸣似乎嘎然而止,呈现一种莫名的寂静。远处山林似还有几声鸟鸣,但这鸟叫声似乎越离越远。我边走边听、边走边观,走到了去年10月份曾到过的一处地势较平坦、光线较好的林子。刚开始还见几十米远处有几只鹛类小鸟跳来跳去,但稍走近,这些鸟顿时突然隐形,杳无踪迹。我放下折合小凳,坐着等候观望。。。一个多小时过去了,除了去年10月已眼熟的黑喉红臀鹎、灰林即、橙斑翅柳莺等鸟,竟未见一只让我眼亮的鹛类鸟光临。
      株守待鸟的方法失灵,我扛起摄材继续沿路往上山的方向走。走了半个多小时(其中有一段是将摄材放路边,只随带望远镜往上走),我想看看山上的鸟况。。。嗯,户撒东山的“米糖花树”很多,鹎类鸟不少,也常闻蓝喉、金喉拟啄木鸟躲在高枝里的频频叫唤,只是不知鹛类鸟此时躲在哪,芳影难寻。11点半,我决定下山。
      下山途中遇上二位来自贵州的拍鸟鸟友。经短暂交谈,得知他们是昨天离开那邦,晚宿盈江县城,一大早赶过来的。听他们说,铜壁关和榕树王的鸟况不算好,但在榕树王也曾拍到飞行版的“大犀鸟”。我这天的计划是在户撒吃午饭,然后争取3点半前赶到铜壁关。所以与贵州两位鸟友话别后,我回到停车点,驱车去了户撒。
      我们在户撒乡一处公路旁有众多卖户撒刀商铺的村镇,找了一家小饭馆。餐后约下午1点半驱车赶去铜壁关。到达铜壁关66公里处约下午4点。在此,遇见了二位重量级昆明鸟友:《昆明观鸟论坛》的创办者——lewei和从事鸟类研究教学的大学教授——传鹰。去年10月份我曾来过66公里处,当时就曾感觉:这地方有水源,应是个小鸟爱集聚的鸟点;地势较平缓,也比较便于拍鸟。此时,听传鹰介绍说,下午2点半过后的鸟况不错。我们在此地待了近二个小时,我感觉66公里处下午光线不错,是顺光,并发觉灰奇鹛不少。只是这天这地的灰奇鹛似乎较怕人,不易接近。还曾来过一群银耳相思鸟,我拍了几张,但拍摄机位也不太理想。见太阳光已开始发昏,顾虑到还要办理晚上的住宿登记,我们于傍晚六点钟先于昆明鸟友去了那邦镇。
      到了那邦镇找住宿,自然还是找去年10月住过的“边垂宾馆”。春节前我已电话联系“边垂宾馆”并预订了房间,报价是120元/间,比去年10月住的80元/间,涨了50%。当时我对房价上涨也没特别在意,因为春节期间各地宾馆都在涨房价。下午在铜壁关听昆明鸟友说,他们曾找了店老板,经洽谈,房价为100元/间。故我进入大堂办登记手续时,顺口提起了这事,不想服务员挺通情达理,二话没说就给了我们同样的房价。。。呵呵!
      晚餐我们与lewei、传鹰等鸟友一同用餐。Lewei还带了一瓶好酒。原想菜饭钱我请客(菜也是我点的)。哪知餐毕,lewei坚持由他买单请客,并已让妻子悄悄地提前结了帐。所以,我也不再坚持。
      踏入那邦镇,就感觉那邦挺闷热,比瑞丽还热!因此,回到房间,便打开了冷空调。。。

查看更多...

分类:鸟语园 | 固定链接 | 评论: 0 | 引用: 0 | 查看次数: 1585

虎年春假赴滇西拍鸟简记(1)

     2月14日:今天是虎年大年初一,因要赶傍晚5点的航班,上午约10点离开老家,驾车赶赴杭州。车沿杭新景高速进入建德境内,遇天降大雪,视线很差,高速路面也堆积了约10多厘米厚的积雪。车辆靠铲车堆出的一条窄道,排队以约40码的车速缓缓通行。这也好,不用担心后有超车,可边驾车边欣赏道旁皑皑的山林雪景。
      车如期抵达杭州萧山国际机场。办完了领登机牌和行李托运手续及安检手续,去机场信息台打听,因国内这天大范围降温,导至多地降雨、降雪,不少航班延误。还好,我所搭乘的杭州至长沙的航班仍正常起飞,这让我心里一阵欢喜:此行出门兆头不错!
      飞机于18:20安抵长沙黄花机场。我们带着行李进入机场候机厅,我们要在这等候三小时,换乘当晚飞昆明的航班。没办法,为了省银两(注:此行经长沙中转飞昆明的机票比正常机票低了826元,相当于原价的5.3折)。长沙黄花机场候机厅不算大,但这天长沙也降大雨,也有不少航班因雨延误,候机厅因此变得熙熙攘攘。我们耐心等候了三小时,很幸运,我们乘的飞机21:55正常起飞。。。上苍对我们很关照。。。呵呵!
      飞机正点到达昆明巫家坝机场。提行李出机场,此时已近深夜12点。我们打出租车去了事先从网上订的一家酒店。这家酒店离机场只有一公里多,是准四星的,商务房价280元/间。登记入住后,感觉房间的设施还行,但有点不爽,这酒店竟没有电梯!?我的行李较多、较重,没有电梯的房,拖行李登楼真让我受累。

      2月15日:早晨睡了个懒觉,8:30起床,9点下楼去餐厅用早餐,餐后结帐打出租车赶去机场。这季节云南是旱季,昆明照例是晴天,白天室外气温约19度。考虑到去滇西天会更热,出门时,我们已都换上了一身春装(衬衣加薄外套)。
      昆明飞芒市的航班起飞时间是上午11:30,50分钟后飞机降落芒市机场。昆明至芒市的机票全价是880元,我们是提前一周从淘宝网购的,票价是519元。我感觉相比杭州至昆明所花费934元打折机票还是有点贵,但没办法,昆明去瑞丽没有铁路,乘长途班车要12个小时,这么长时间我有点受不了。
      瑞丽朋友派了一辆车来机场接我们去瑞丽。芒市去瑞丽90多公里,行车需约1个半小时。我们中途在一家农家小饭馆用了中餐,到达瑞丽的住店已是下午约3点。我们将行李搬入房间,稍事休息,喝了点茶,便驾车去了城里的一家超市,采购食品和饮料。这也是事先计划好的,也是鸟人必做的准备。呵呵,此行要在滇西待近半月,常常会遇“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情况,这时就只能靠随带的方便食品填肚了。
      我是第二次来瑞丽,上次是去年10月份,这次大冬季来瑞丽还是原来的感觉:瑞丽真热,穿衬衣还热!

      2月16日:早晨6点多起床,约7点20分出门。见天色还暗,我们在一家路边早餐摊用了早餐,餐毕驾车赶去南京里的“瑞丽植物园”。南京里的这家植物园不收门票,距瑞丽县城约15公里。这是我们此行在滇西拍鸟选择的第一个鸟点。选择此点,是因为听说曾有鸟友在此发现有较稀少的“灰头鹦鹉鸟”。我们在这个植物园待了一个上午,拍到黑胸太阳鸟、绒额等鸟,但并没有见到令人期盼的“灰头鹦鹉”。

查看更多...

分类:鸟语园 | 固定链接 | 评论: 0 | 引用: 0 | 查看次数: 1634

春节长假将再去滇西

      去年国庆长假曾去滇西(云南西部地区)拍鸟近半月,但由于天较热,且冬候鸟尚未回归,鸟况不好,拍鸟片不够尽兴。所以决意利用今年春节长假,并请调“年休假”一周,再次去滇西拍鸟,以释心郁。
      行程安排:年初一晚飞去昆明,初二去瑞丽,之后仍走去年国庆长假走过的南京里——莫里——户撒东山——那邦——铜壁关等靠近中缅边境的一些林子及鸟点,2月28日离开滇西返回杭州。
      此次再去滇西,我夫人将与我同行。她的任务:一是作伴;二是学习观鸟;三是负责看管车辆及物品等后勤保障工作;四是负责写日记。。。呵呵,担子不轻!不过,她挺乐意的。只是遗憾:上大学的儿子不愿随行,他只想一个人留守在家,说是可以静心看点书。没法,儿子大了,不愿再当父母的“跟屁虫”——普天下的男孩都一个样!
      再次祁福:此行滇西一路顺意——美鸟多多,鸟片多多!

查看更多...

分类:鸟语园 | 固定链接 | 评论: 0 | 引用: 0 | 查看次数: 1394

有些郁闷

      最近,我的网博(《车峰峪 BIRD WORLD》)常受到不明来路网络的攻击,以至常打不开网面,“留言簿”也不能用。联系了我的服务器代理商,说是有关部门开展网络扫黄,清理、整顿互联网,各网站留言簿功能都须关闭;发现有敏感字眼的网文,网页将被屏闭。我有些郁闷:怎么我的鸟片、鸟文竟也涉黄?
      我的服务器代理商还说,他们已在国外租用新的服务器,目前正在调试,如果顺利,网页的功能将恢复正常。我期待这一天快快到来!

查看更多...

分类:鸟语园 | 固定链接 | 评论: 0 | 引用: 0 | 查看次数: 1567
澳门赌场欧洲老虎机全讯网址博狗娱乐娱乐城全讯网娱乐城澳门赌场娱乐城现金网欧洲老虎机网上百家乐赌球网澳门现金网赌博网澳门赌场赌球网赌博网站赌博网赌球网博彩公司娱乐城现金网全讯网太阳城娱乐城澳门赌场澳门赌场玩法澳门真人赌场澳门赌场赌球网赌博网欧洲老虎机全讯网现金网澳门赌场太阳城娱乐城澳门赌场玩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