鸟是大自然天使,爱鸟等于爱自己

预览模式: 普通 | 列表

绿喉蜂虎 Little Green Bee-eater


摄于滇西那邦

佛法僧目 > 蜂虎科 > 蜂虎属
CORACIIFORMES > Meropidae > Merops orientalis

描述:体小(20厘米)的绿色蜂虎。尾形延长,头顶及枕部铜色,喉及脸侧淡蓝,前领黑。与栗头蜂虎区别在喉蓝色,尾形延长。与蓝喉蜂虎区别在尾及腹部绿色,前领黑色。
虹膜-绯红;嘴-褐黑;脚-黄褐。
叫声:比其他蜂虎具更高的多金属音质颤音。停栖或飞行时发出响铃般悦耳的tree-tree-tree或tit-tit-tit声。
分布范围:非洲、中东至中国西南部及东南亚。
分布状况:不常见。繁殖于中国云南西部及南部的低海拔地区。

查看更多...

分类:鸟影园 | 固定链接 | 评论: 0 | 引用: 0 | 查看次数: 2093

升级了“马车”音响

      
      我的“枣红马”车载音响06年曾进行改装,使用一只阿尔派PDX—4.150四路数字功放推4对套装6寸二分频喇叭,用一只来福P3002二路功放推1只12寸低音炮。感觉音响效果尚可,只是低音炮用的是一款美国来福PL2-112原装低音箱,音质虽好,但体积较大,一个大方箱放在后备箱,占位较多,影响了长途驾车的物品携带——不爽,所以萌发了再次改造音响的念头。
       上个月,让杭州道声汽车音响公司进了一只超薄型的来福P3SD410低音喇叭,并让在后备箱的“一角”专制了一只小型的密封低音箱(见左图)。因用原低音功放推P3SD410低音箱显得有些“小马拉大车”,另购了一只来福T500-1bd单声道功放。考虑到原前声场的中低音不够厚实、高音不够亮丽,又购了一对以色列产的摩雷都达欧音讯6寸二分频喇叭用于前置,将原意大利产的火鸟6寸二分频喇叭放在后声场,淘汰了后声场的原日产阿尔派6寸分频喇叭。此外,还配了一只来福2法拉电容,换了全车原音响电源线、音频线。这样又花了1万多元,加上原已花费的1.5万余元,前后共花费了2.5万余元。
      我的车载音响主机是先锋DEH-P9650。这机子的一个特点是自带电脑调音。该功能是:将喇叭和功放连接主机后,只要按二个键,关好车门,5、6分钟就能自动调好音,等于请了一位专业调音师。电脑调音的一个好处是:声场调校较好。即能根据喇叭的配置、方位和车厢的环境,自动检测并进行声场的匹配,还可通过手动进行个性化的调整。经电脑调音营造后的声场,人声和乐器声都可“集中”于右前方的档风玻璃窗前,就像右前方有一个虚拟舞台,听音响不但立体感强,并且不累人,听一天都不累。我喜欢边开车、边听音乐。花点钱,让自己的耳朵享受一下,我觉得值。
      我的这套车载音响不算太烧(烧的要5万、10万元,甚至更多),但据音响店的人说,这套音响的音质已超过80万元以下车价的原车音响。


改装费用清单:
摩雷都达欧韵讯6寸二分频喇叭3380元
来福P3SD410低音喇叭+护罩 2400元
来福T500-1BD功放(二手)2200元
来福2法拉电容  1000元

查看更多...

分类:鸟器园 | 固定链接 | 评论: 0 | 引用: 0 | 查看次数: 1840

绿嘴地鹃 Green-billed Malkoha


摄于滇西铜壁关

鹃形目 > 杜鹃科 > 地鹃属
CUCULIFORMES > Cuculidae > Phaenicophaeus tristis

描述:体大(55厘米)且尾极长的地鹃。头及上背灰色,下体褐灰,喉及胸具深色箭状条纹,背、翼及尾深金属绿色,尾羽端白。
虹膜-褐色;眼周裸皮-红色;嘴-绿色;脚-灰绿。
叫声:嘎嘎或呱呱的叫声,甚似蛙叫。
分布范围:喜马拉雅山脉、中国、东南亚及苏门答腊。
分布状况:地方性常见留鸟。亚种saliens见于云南及广西南部;hainanus见于海南岛及相邻的广东雷州半岛。

查看更多...

分类:鸟影园 | 固定链接 | 评论: 0 | 引用: 0 | 查看次数: 2058

滇西拍鸟日记:第十天

时间:2009年10月4日;地点:上午户撒东山;下午南京里
关键词:户撒东山 户撒刀  南京里

      早晨7:00结帐退房,仨人没吃早餐就驱车去了户撒东山。我觉得这样挺好,因为可以加快车上积压方便食品的消耗。
      陇把镇去户撒东山有一段路弯道很多,弯也较急,我放缓了车速。放慢车速还有一个原因是感觉握方向盘的手有点痛——我两手的食指的第一关节皮肤开裂渗血。与风入松和佛法僧说起此事,佛法僧说她刚来云南,也有此类状况,是因为空气干燥、皮肤缺水所至,平日应多喝些水。我感到奇怪:今年5月去新疆也曾发生手指和手掌皮肤开裂的情况,新疆是大西北,缺水、干燥,我信,但云南四季如春,森林面积大,河流也不少,怎么也会空气干燥?后来我查了资料,才知云南除了雨季,空气的相对湿度大多在40%以下,浙江就是不下雨,空气相对湿度也大多超过60%,两地空气湿度指标差别不小。我明白了:浙江人就象是泡在水罐里的人,离开江南就缺水。
      7:40分到了户撒东山的观鸟入口点。风入松和佛法僧下车后就往山上奔。我见天色灰灰,山林雾气缭绕,风也较大,感觉就拍鸟而言,这时上山也是闲着,所以我用对讲机跟风入松和佛法僧说,我先去昨天买户撒刀的店看看,回头再上山。
      驾车经过一个村子,路两旁有十多家专卖户撒刀的商铺。我停车,转了几家店,发现这里的刀比我昨天买的要便宜很多。与两店主攀谈,了解到,刀具大多是他们自产的,刀料用的是汽车弹簧钢,故户撒刀以“硬刅”见长。按店家的说法:未开封的刀可砍铁,开封的可削铁。一家店主还当场为我作示范:拿了我正观赏的一把小刀,砍一块铁条。我察觉刀刃已留有小缺口。说起我昨天买刀的那家“户撒刀五项老赛”,他们都熟悉,并说那人比较“牛”,曾上过央视专题节目。但他们又觉得自家刀的用料和制作工艺差不多,项老赛刀的售价却要高出一倍余,所以也有些不以为然(觉得自家的产品有较强的市场竞争力)。
      我想,刀具的制作还得讲“师出有名”,名师制刀,卖贵些也合理,这是名家效应。所以,我还是驱车去了昨日的那家“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人——户撒第一刀王项老赛”的店。我再次要了一把小号的户撒刀,价格还是一样:150元/把。我付款后,对一位年青的店伙记说,你们店的刀不算便宜,但因为是“户撒刀王项老赛”名家制刀,让人愿意掏腰包。我还问了一句:这刀是你们自家做的,还是让亲友或村里人代加工后贴牌的?旁边一位看去不到五十岁的中年人说,店里的刀都是我做的,我就是项老赛。这让我大为惊讶。我原以为,既为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人,一定会是白发苍苍或白须飘逸的年迈长者,想不到竟是一位中年人。我忽冒出了想与他合影的念头,我想将照片作为刀出自名家的佐证。。。哈哈!
      买了刀,与“刀王”合了影,太阳也露脸了。我兴冲冲地赶去了户撒东山,并再次去了昨天呆过的那片山坡丛林,因为我觉得这地方视野开阔,便利拍摄。
      或许鸟况不理想,上午约11点,佛法僧用对讲机对我说,她(他)们已下山。我说,我再呆会儿。我焦急地望着山坡的几棵树冠,期望枝头有“奇迹”显现。不想“奇迹”真的出现了!我发现在距我100多米的远的一棵树上,象有一只犀鸟,用镜头仔细看,越看越象,应该是犀鸟。于是我用对讲机招呼风入松和佛法僧,赶快上来,“有犀鸟”。风入松和佛法僧闻讯,很快赶了上来。起初,风入松和佛法僧用望远镜,感觉也是,大喜。但过了一会,佛法僧提出,这鸟这么长时间都不挪动,莫非只是。。。我与风入松再看片,感觉不对,象是树叶?就是树叶!原来是幻觉。唉,闹了个大笑话,这个笑话都是盼鸟盼的——脑昏眼花了。。。呵呵!
      “笑话”过后,约11:30我们离开了户撒东山。中午在陇川县城用了午餐后,去了南京里。
      在南京里,我们先是去了派出所前行不到100米右侧的一条路。风入松和佛法僧下车观鸟。我驾车兜了一段,感觉鸟况一般,之后去了左侧一条路。进了这段路,先是见到了蓝喉拟啄木鸟,后又见到了一群约10多只灰头椋鸟,后又见到黑头奇鹛、朱鹂等,感觉鸟况不错。据说昆明资深鸟友lewei老师也曾在南京里呆了不少日子,我想,有道理:这地方比较便利拍鸟片,特别是自驾车的拍鸟。

查看更多...

分类:鸟语园 | 固定链接 | 评论: 0 | 引用: 0 | 查看次数: 2011

灰头椋鸟 Chestnut-tailed Starling


摄于滇西那邦

雀形目 > 椋鸟科 > 椋鸟属
PASSERIFORMES > Sturnidae > Sturnus malabaricus

描述:中等体型(20厘米)的浅灰色椋鸟。头及后枕具丝状珍珠色羽,肩无白纹。与灰背椋鸟及丝光椋鸟的幼鸟的区别在外侧尾羽栗色,腰色深,两胁具些许棕色。
虹膜-白色;嘴-橄榄绿,嘴端黄色,基部钴蓝色;脚-棕黄色。
叫声:群鸟进食时发出吱吱的叫声。作高调的双音节叫声,单颤音、哨音及短而甜的鸣声。
分布范围:印度、中国南方、缅甸、印度支那。
分布状况:亚种nemoricolus为四川南部、西藏东南部、贵州西南部、云南、广西西南部及香港低矮丘陵、开阔林地、农田及园林中的不常见鸟;在台湾也有出现。

查看更多...

分类:鸟影园 | 固定链接 | 评论: 0 | 引用: 0 | 查看次数: 1745

滇西拍鸟日记:第九天

时间:2009年10月3日;地点:铜壁关、户撒东山
关键词:铜壁关 户撒东山 拍鸟

      按昨晚商议的,今天的计划是上午“铜壁关”、下午“户撒东山”。为了能赶上清晨的第一波鸟浪,也为能耗减车里积压的食品,早晨仨人“破例”没再去小餐馆用早餐,而是6:30便结帐离店,直奔铜壁关。
      车驶出那邦镇,老天爷还未将夜幕收尽,一路还需靠车灯照明。路过桥头的边检站,武警也未示意我们停车接受检查。这个边检站,我们第一次进那邦时还挺认真,之后我们二次去“榕树王”,来回四次经过该边检站,除第一次途经时,曾询问我们去哪?之后的三次来回,也都只是减速停车、摇下车窗、打个招呼,边检武警便示意我们走。我想,应该是风入松送的二本观鸟小册子起了作用,他们已信任我们是观鸟拍鸟的,不会“贩毒”,所以免检。
      车到了铜壁关64.5公里处,风入松和佛法僧下车,开始沿64.5至68公里步行观鸟。我驾车先是去了65公里处的一个左拐弯小岔路,在此观鸟点呆了约半小时。之后,去了65.5公里处。我选此处守点,是因为这地方视野较开阔,佛法僧曾见过二波鸟浪,其中有蓝喉拟啄木鸟和金喉拟啄木鸟。
      在这个鸟点,我的运气不如佛法僧好。曾见山椒鸟、黑卷尾、黄绿鹎、北灰鹟、灰林即、白喉扇尾鹟和一群约50、60只粟耳凤鹛。除了黄绿鹎较近,其它鸟都离的较远,感觉鸟很怕人。
      见鸟都是从山下往上走(飞),我心想,上午八点前鸟可能会找水源饮水,若是能知道鸟都在哪喝水就好了。我本计划上午11点再去66公里处拍黑额噪鹛,临近11点,佛法僧来了,她说,66公里处的鸟况不错,并说,那地方有水沟,水沟有水。佛法僧带来的消息印证了我所想的——水源附近的鸟况会较好的观点,我急忙朝66公里处赶去。路上又遇风入松,他说,黑额噪鹛还在原处。
      我在66公里处,先是在公路旁找树上的黑额噪鹛,后去了公路上方的一块约2亩的平坡。我发觉这里的鸟鸣声较稠密,我见到有黑枕黄鹂、朱鹂、绒额、绿嘴地鹃等鸟。这地方光线还好,只要耐心等待,应该能拍到较好的鸟片。可惜,我来晚了,只能在这呆一个小时。
      中午11:50与风入松和佛法僧会合,并按原定的计划驱车去了铜壁关乡——我们曾住过的那家旅店吃午饭。佛法僧点了“二菜一汤”,共25元。我感觉这家店的菜还行,菜价比那邦要便宜。
      饭店端盆送菜的是一位年仅16岁的漂亮小女孩。曾见她认真翻阅一本初中外语课本,于是富有爱心的风入松特意送了她一本精美的活页册和一支笔,这让那位小姑娘和她的家人(店老板娘)非常高兴。
      铜壁关乡去“户撒东山”约110公里。车中途在盈江县城加了油,并在盈江大桥作观鸟的短暂停留。我还在距户撒东山约15公里路边的一家挂着“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人——中国户撒第一刀王项老赛”招牌的刀店,选购了一把户撒小刀。我们到达户撒东山已是下午4点。

查看更多...

分类:鸟语园 | 固定链接 | 评论: 3 | 引用: 0 | 查看次数: 2375

黄胸织布鸟 Baya Weaver


摄于滇西那邦

雀形目 > 麻雀科 > 织布鸟属
PASSERIFORMES > Passeridae > Ploceus philippinus

描述:中等体型(15厘米)、顶冠金色的织布鸟。繁殖期雄鸟:顶冠及颈背金黄色,脸黑,下体皮黄,上体深灰褐,羽缘色浅。雌鸟:头无黄色及黑色斑纹,眉纹及胸茶黄褐色。
虹膜-褐色;嘴-黑灰至褐色;脚-浅褐。
叫声:不停地沙哑吱叫chit-chit-chit。雄鸟合唱的鸣声为轻柔的chit-chit-chit接高而喘息哨音chee-ee-ee。
分布范围:印度、中国、东南亚、马来半岛、苏门答腊、爪哇及巴厘岛。
分布状况:地方性常见于低地及丘陵,高可至海拔1000米。亚种burmanicus为留鸟于云南西部及南部。香港的鸟群可能是出逃之鸟。

查看更多...

分类:鸟影园 | 固定链接 | 评论: 0 | 引用: 0 | 查看次数: 1916

滇西拍鸟日记:第八天

时间:2009年10月2日;地点:昔马古道、那邦农田
关键词:古道 那邦 拍鸟

      早上7点仨人仍去了宾馆对面的小餐馆用早餐。看天,裹着烟灰色厚厚的云。我担心有雨,问在餐馆用餐的一游客。他说,手机收到的气象预报短讯说“今天是睛天”。这信息让我舒眉。
      今天风入松和佛法僧计划去昔马古道观鸟,我打算送他们去后再到那邦农田拍鸟,可从那邦镇去昔马古道该怎么走,我们仨人心里都没底。问了小餐馆的老板,他也说不清楚。热心的餐馆老板找来一位开三轮的(一种当地的载客和送货的交通运送车)的哥,这位的哥是昔马镇人,熟悉路,也向我们介绍了走法,但我顾虑有叉道、易走错路、浪费时间,所以我要求三轮的哥带路,我的车跟着走。三轮的哥说,行。
      车跟着三轮的哥驶出那邦镇约1公里,遇上一个边检站。边防武警查看了我的证件,得知我们是去观鸟也就很快放行。车继续走了约1公里后拐入一条小路。这是一条免强能行一车的“机耕”路,路面长有野草,估计这路平常少有车辆行驶。我见路旁有一户农舍和一农妇,便问这农妇:这路去昔马能行车吗?她说,可以走。于是我们继续前行。但车走了百米,就遇路面埸方,车不能再前驶(小三轮车也过不去),无奈:风入松和佛法僧下车步行(去昔马古道大多是爬山路,据说此地去山脚也不远了),车调头。我与风入松说好,他们返回时给我来电话,我来此处接他们。
      我给了开三轮的哥50元钱(原说30元。我觉得这位三轮的哥挺热心,他曾有意免费带我们一程,是我坚持让他带路到车不能行为止,所以付费时多给了点),自己则加快车速直奔那邦农田。
      车到达那家院旁有枯树枝的农家小院已是上午8:30。我上午的目的之一,是想再拍“蓝须夜蜂虎”。我停下车就注视那棵枯树枝,但不知为什么,枝上无鸟。
      我在农家院内等了一个多小时,一直都没见“蓝须夜蜂虎”登枝,别的鸟也没来过。此时,天空的云已散去,太阳也已浓装登庭,骄阳剌生生地得让人睁不开眼。我想,我可能来晚了。我收拢了脚架,决定另去拍黄胸织布鸟的地方看看。
      车沿着昨日下午曾走过的路缓缓前行。车旁走过仨位背着书包的小男孩,还见有几位在河滩戏水玩耍。我明白今天是国庆长假第二天,学校放假,所以小孩也能来户外“放风筝”似地撒野。见一辆运沙的农用车驰过,我想,这不是放假了吗?怎么还跑?后意识到现在跑运输的都是个体户,赚钱是硬道理,哪还分什么长假,这节日长假都是为工薪阶层设的。
       我有到一个地方拍鸟先四处走走看看的习惯,所以当车路过昨天拍黄胸织布鸟的地方,发现巢和鸟都还在,我继续前行。忽见右侧一棵树上的巢竟也有黄胸织布鸟,这让我很兴奋,因为这巢比昨天拍的要近了很多。我急忙将车前行,找了一个地方掉头,使拍摄位移向左侧驾驶座窗,以便于拍摄。我拍了些片后,感觉在车内拍片的拍摄距离仍不算近,若将拍摄器材移出车外,放在那棵树的附近,使用摇控装置进行拍摄,既缩短了拍摄距离,也仍能对鸟不会产生大的惊扰。于是我将三脚架、相机和镜头放至离巢位约15米远处,调好构图和对焦模式等拍摄数据,此时相机距车的位置约25米。我试了试摇控装置,在我摇控的范围内。我设置好后,“端坐”在车内,开始用望远镜观察。
      黄胸织布鸟还是比较怕人,刚开始,鸟不肯上巢。半个小时之后,鸟开始活跃,之后也就“肆无忌惮”,我行我素了。估计是巢有破损需修补,黄胸嘴上常衔有长长的草丝,进出巢穴的频率也较高。上午我一直就在此处拍片。外面天热,我在车内打着空调,有鸟来就拍,感觉超爽。

查看更多...

分类:鸟语园 | 固定链接 | 评论: 1 | 引用: 0 | 查看次数: 2054
澳门赌场欧洲老虎机全讯网址博狗娱乐娱乐城全讯网娱乐城澳门赌场娱乐城现金网欧洲老虎机网上百家乐赌球网澳门现金网赌博网澳门赌场赌球网赌博网站赌博网赌球网博彩公司娱乐城现金网全讯网太阳城娱乐城澳门赌场澳门赌场玩法澳门真人赌场澳门赌场赌球网赌博网欧洲老虎机全讯网现金网澳门赌场太阳城娱乐城澳门赌场玩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