鸟是大自然天使,爱鸟等于爱自己

预览模式: 普通 | 列表

滇西拍鸟日记:第六天

时间:2009年9月30日;地点:上午那邦农田、下午榕树王
关键词:那邦 榕树王 拍鸟

      今天上午计划去那邦镇附近的农田观拍鸟,路途较近,所以昨晚仨人商量早上7点用早餐。
      我们选择了宾馆大门对面的这家早餐店,并在店门口的四张餐桌中选了一张小餐桌坐下。该店里早餐备有饵丝、米粉丝、豆浆、油条和菜包、肉包。我们点了豆浆、油条和两笼菜包。这家店的豆浆挺浓,油条也炸得金黄可口,感觉不错。
      店主(也是早餐的主厨)是一位约30岁的小伙子,亦是一位对观鸟人不眼生的人。因为我们刚坐下,这小伙子就主动与我们搭话,说,你们是来看鸟的吧。我们说是的,你怎么知道?他说,看你们这身打扮,我就知道是来看鸟的。你们来得好早哇,一般来这看鸟都要11月份以后,特别是12月份前后来的人很多,还有不少老外。我问,他们也都来这吃早饭吗?小伙回答:那当然。外地来,大多住这家宾馆,我这店挨这宾馆最近,开店时间也最早,他们自然愿意来这。我想,也对,这家店开门早(我发现这家店6:30就开门,并备好的部分早点),对早行的鸟人确很有便利。
      用完早餐、佛法僧结帐后,我们驱车去了那邦镇镇口的一个小村子。这村子及附近的大片农田,在鸟人的功略里称为“那邦农田”。这地方佛法僧前年曾来过,所以我们找起来并不费事。我们将车子停在村口旁的一处荒芜、空旷的场子后,便开始了“分头行动”。
      在入村的小桥口,佛法僧告诉我,之前的绿喉蜂虎是沿桥旁的小路,在右侧100米前的那些电线上看到的。于是,我按佛法僧给我指的方向,过了一条小溪沟,朝一片长满齐腰深野草的荒地走去。穿过草地,没发现绿喉,但却发现这片荒草地的一角堆了很多土,一角还堆有些建筑用的砂石料;一角有一间房,房旁的绳杆上凉晒着衣物,房门边还躺着一条狗,并已有一条便道与公路相通,估计这地方已有用途。我想这片荒草地的生境已大变,绿喉可能不会愿意再来这。
      我转而沿一条小路朝村子走去。
      这村子不大,估计只有几十户农居。农居的房前屋后都种有不少树,还有些菜园子,路上很少遇见行走的村民,只有一些鸡鸭和小猪、小狗在四处闲逛。这村的狗也怪,遇见我这样的生人竟不狂吠,这也让我对这村顿生好感:这村好,连狗都对人友善。
      在村子的几处转悠,除了几只麻雀,没听见别的鸟鸣,不知鸟都去了哪?抬头四望,忽见一棵枯树枝上有三只鸟,用望远镜细看,原来竟是绿喉蜂虎和蓝须夜蜂虎,这让我大喜,正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我急忙朝枯树的方位靠近,发现这树离一家农居比较近,摄角也相对较好,于是我走进这家院子。院子有人:一位是约二十五、六岁正在清扫院子的青年妇女,一位是在逗小孩玩的中年男子,还有一位在骑玩具小车玩的约五岁的小孩。我主动与那位中年男子打了个招呼,说是拍鸟的,想进院拍那树上的鸟(我指了指那棵树)。那位中年男子点了点头,说,好,进来吧!我说了声,谢谢!便赶紧在院中架开三角架,对枯树上的鸟进行急速拍摄。
      拍了一会片后,因见树上只剩一只蓝须夜蜂虎,我觉得再拍也没多大意思,所以我取出折合小凳,在三脚架旁坐下,想等有鸟多些的场景再拍。刚掏出烟,见那位中年男子也抽烟,于是我起身给那位房主(我是这样想的)递上一支香烟。房主接烟后,我趁机与他拉开了家常。我说,你这院子不错,挺干净的,您房子也挺漂亮(我指了指院内主人住的一幢较新的、三开间的、二层木结构的小楼房)。那位男子说,还行。我说,你小孩挺漂亮、很可爱。他说,这是我的小孙女。哦,我脸有些发烫,自惭口误了,便说,那您不错,孙女都这么高了,他憨厚地笑了笑。

查看更多...

分类:鸟语园 | 固定链接 | 评论: 0 | 引用: 0 | 查看次数: 22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