鸟是大自然天使,爱鸟等于爱自己

预览模式: 普通 | 列表

这几天有点遭罪

      春节长假去滇西拍鸟,手掌像去年10月份一样,因空气干燥等,手指关节的皮肤有些皲裂。其中,左手无名指的小裂口因细菌感染,有些炎症。
      刚开始并没在意,只用“创口贴”缠了缠。后见有炎症,便去药店买了一支“氧氟沙星凝胶”消炎软膏,往伤口涂抹了点药,继续用“创口贴”裹包。上周三在外地开会,发现裂口脓肿,无名指已肿得象一支小“胡罗卜”,且伴有轻微的阵痛。晚上去街上的药店买了一盒“阿奇霉素”片,服下二颗。心想,这下好了,吃了消炎片,该消肿了。
      上周四上午,感觉服药后,炎症并没得到有效控制。中午回到单位,下午便去了当地的一家医院(第二医院)看门诊。外科医生察看了手指的病情,说是除外敷药外,需要打吊针。我一听挂输液吊针,头变大了。因为我除童年时因扁导体发炎,曾住过院(估计当时有可能挂过吊瓶),之后从未住过院,也从未因病打过吊针。近10多年来,虽然医保卡的个人缴积存钱已逾万元,但我不喜去医院,平时偶有感冒或闹肚子什么的,多是去药店自费买药。所以,我问医生,能改用肌肉(屁股针)注射或口服药吗?医生说,不行,必须打吊针。我去“外敷室”让医生给有炎症的手指敷了药,并去做了“青霉素皮试”。但做完“皮试”后,我将吊针的付费单塞入口袋,离开了医院。我想,还是先口服曾买的消炎药,等一天,看看药效,或许第二天炎症就退了。
      上周五下午,因感觉手指的炎症依旧,再次去了医院。不过这次去的不是周四那家,而是去了当地的另一家(第一医院)。路上心想:若这家医院的医生仍要求挂吊针,就挂吧。
      到了医院,走进外科室,医生见症便开单,说是要打二天吊针,并说伤口已化脓,需要切开口子,清洗伤口,引出脓血。还说若不此处理,可能会引起大面积的组织坏死,手指可能面临截肢。我一听,心一惊!便说,行,听医生的。走进“外敷室”,外敷室的医生说,需要打一针麻药。我说好。我舒眉望着医生拿出一支针筒,换上一颗针。。。可当医生将针扎下手指,我脸部神经凝住了,想笑!?——简直想哭。医生将针硬硬地扎在手指骨,一阵强烈的、钻心般的绞痛袭来,我咬紧牙根。。。不行,太痛了!我不禁“哇(啊)”一声——喊出声来!约5分钟后,医生用手术刀在我的手指了划了一个口子,带脓的血涌了出来。。。医生还用纱布塞入口子,并绞着绞着。。。但此时,我不感觉不适,因为此时手指已“麻木”。
      打吊针的护士的剌针技术真好,我才伸手,正想找第一次打吊针感觉,针头便已扎入手掌背血管,吊针的剌针程序便已完成。但去了吊液室的席坐,悬挂的吊液瓶吊液才下了三分之一,左手的疼痛便又袭来——应是麻药劲过了。阵阵剌心的疼痛让我左手不自由主地发颤,我有些受不了,便请求同事去找医生开几片止痛片。服了止痛片后,心才渐渐安定下来。
      医生要求每天吊一次针,换一次药,所以今天下午我又去了医院。换药的医生说,要将伤口子里的纱布取出,并重新塞入纱布。又是一阵强烈的剌心痛。我使劲咬牙。医生说,没关系,如觉得痛,在这,是可以喊出声来的。
      打完吊针,返回住宿的路上,我就想:我这两天遭的罪,是我自找的,是小病不治酿的苦果。

查看更多...

分类:鸟语园 | 固定链接 | 评论: 0 | 引用: 0 | 查看次数: 1579

蛇雕 Crested Serpent-Eagle


摄于滇西铜壁关

鹳形目 > 鹰科 > 蛇雕属
CICONIIFORMES > Accipitridae > Spilornis cheela

描述:中等体型(50厘米)的深色雕雕。两翼甚圆且宽而尾短。成鸟:上体深褐色/灰色,下体褐色,腹部、两胁及臀具白色点斑。尾部黑色横斑间以灰白色的宽横斑,黑白两色的冠羽短宽而蓬松,眼及嘴间黄色的裸露部分是为本种特征。飞行时的特征为尾部宽阔的白色横斑及白色的翼后缘。亚成鸟似成鸟但褐色较浓,体羽多白色。
虹膜-黄色;嘴-灰褐色;脚-黄色。
叫声:非常爱叫雕,常在森林上空翱翔,发出响亮尖叫声kiu-liu或kwee-kwee, kwee-kwee, kwee-kwee-kwee。
分布范围:印度、中国南部、东南亚、巴拉望岛及大巽他群岛。
分布状况:留鸟见于西藏东南部及云南西部(burmanicus),长江以南各地(ricketti),海南岛(hoya)及台湾(rutherfordi)。在高至海拔1900米有林覆盖的山丘或许为最常见的雕雕类。

查看更多...

分类:鸟影园 | 固定链接 | 评论: 2 | 引用: 0 | 查看次数: 1595

银耳相思鸟 Silver-eared Mesia


摄于滇西铜壁关

雀形目 > 莺科 > 相思鸟属
PASSERIFORMES > Sylviidae > Leiothrix argentauris

描述:中等体型(17.5厘米)的多彩而偏红色的鹛。特征为头黑,脸颊银白,额橘黄色。尾、背及覆羽橄榄色,喉及胸橙红,两翼红黄两色,尾覆羽红色。
虹膜-红色;嘴-橘黄;脚-黄色。
叫声:带回音的嘁喳嘟声及欢快的哨音鸣声chi-uwi, chi-uwi, chi-uwi或chi-uwi-chiu。
分布范围:喜马拉雅山脉、中国西南、东南亚及苏门答腊。
分布状况:亚种vernayi见于西藏东南部及云南怒江以西;ricketti于云南南部;指名亚种于云南红河以西;rubrogularis于云南东南部、贵州南部及广西。常见于海拔350~2000米。

查看更多...

分类:鸟影园 | 固定链接 | 评论: 0 | 引用: 0 | 查看次数: 1645

虎年春假赴滇西拍鸟简记(2)

      2月17日:早晨照例6点多起床,稍事洗漱后就赶紧收拾和整理行李箱,并将所有行李装车。约7点半打亮车大灯驱车离开瑞丽,沿S233省道一路急速行驶。154公里处的“户撒东山”是上午要去的一个鸟点,本想在9点前赶到户撒东山,但车距户撒东山约17公里就遇到修路段,进入盘山公路后施工路段更是“一个套一个”,路面满是堆土和块石,车只能摇晃着、低速缓行。。。到达户撒东山已近上午9点半。
      停车整理上山携带的拍鸟器材时,还听见近处的山林有不少鸟鸣,暗喜。可当我扛起摄材沿路进山,林子中的鸟鸣似乎嘎然而止,呈现一种莫名的寂静。远处山林似还有几声鸟鸣,但这鸟叫声似乎越离越远。我边走边听、边走边观,走到了去年10月份曾到过的一处地势较平坦、光线较好的林子。刚开始还见几十米远处有几只鹛类小鸟跳来跳去,但稍走近,这些鸟顿时突然隐形,杳无踪迹。我放下折合小凳,坐着等候观望。。。一个多小时过去了,除了去年10月已眼熟的黑喉红臀鹎、灰林即、橙斑翅柳莺等鸟,竟未见一只让我眼亮的鹛类鸟光临。
      株守待鸟的方法失灵,我扛起摄材继续沿路往上山的方向走。走了半个多小时(其中有一段是将摄材放路边,只随带望远镜往上走),我想看看山上的鸟况。。。嗯,户撒东山的“米糖花树”很多,鹎类鸟不少,也常闻蓝喉、金喉拟啄木鸟躲在高枝里的频频叫唤,只是不知鹛类鸟此时躲在哪,芳影难寻。11点半,我决定下山。
      下山途中遇上二位来自贵州的拍鸟鸟友。经短暂交谈,得知他们是昨天离开那邦,晚宿盈江县城,一大早赶过来的。听他们说,铜壁关和榕树王的鸟况不算好,但在榕树王也曾拍到飞行版的“大犀鸟”。我这天的计划是在户撒吃午饭,然后争取3点半前赶到铜壁关。所以与贵州两位鸟友话别后,我回到停车点,驱车去了户撒。
      我们在户撒乡一处公路旁有众多卖户撒刀商铺的村镇,找了一家小饭馆。餐后约下午1点半驱车赶去铜壁关。到达铜壁关66公里处约下午4点。在此,遇见了二位重量级昆明鸟友:《昆明观鸟论坛》的创办者——lewei和从事鸟类研究教学的大学教授——传鹰。去年10月份我曾来过66公里处,当时就曾感觉:这地方有水源,应是个小鸟爱集聚的鸟点;地势较平缓,也比较便于拍鸟。此时,听传鹰介绍说,下午2点半过后的鸟况不错。我们在此地待了近二个小时,我感觉66公里处下午光线不错,是顺光,并发觉灰奇鹛不少。只是这天这地的灰奇鹛似乎较怕人,不易接近。还曾来过一群银耳相思鸟,我拍了几张,但拍摄机位也不太理想。见太阳光已开始发昏,顾虑到还要办理晚上的住宿登记,我们于傍晚六点钟先于昆明鸟友去了那邦镇。
      到了那邦镇找住宿,自然还是找去年10月住过的“边垂宾馆”。春节前我已电话联系“边垂宾馆”并预订了房间,报价是120元/间,比去年10月住的80元/间,涨了50%。当时我对房价上涨也没特别在意,因为春节期间各地宾馆都在涨房价。下午在铜壁关听昆明鸟友说,他们曾找了店老板,经洽谈,房价为100元/间。故我进入大堂办登记手续时,顺口提起了这事,不想服务员挺通情达理,二话没说就给了我们同样的房价。。。呵呵!
      晚餐我们与lewei、传鹰等鸟友一同用餐。Lewei还带了一瓶好酒。原想菜饭钱我请客(菜也是我点的)。哪知餐毕,lewei坚持由他买单请客,并已让妻子悄悄地提前结了帐。所以,我也不再坚持。
      踏入那邦镇,就感觉那邦挺闷热,比瑞丽还热!因此,回到房间,便打开了冷空调。。。

查看更多...

分类:鸟语园 | 固定链接 | 评论: 0 | 引用: 0 | 查看次数: 1658

添了支新鸟炮:尼康600/4VR

      昨天中午去杭州秋涛路照材市场取回了原预定的尼康AF-S 600mm f/4G ED VR 镜头,行货价70600元。还购了一只乐摄宝 Lens Trekker 600 AW II 镜头包,价1600元。(见右下侧上图)
      尼康AF-S 600mm f/4G ED VR 镜头是2007年8月面市的。带3片ED(超低色散)镜片,还带有尼康特有的纳米结晶涂层镜片;VR二代防抖功能可实现相当于提高4档快门速度;最近对焦距离为5米,镜重5060克。这镜是目前尼康135mm全画幅镜头中的F4恒定光圈、600毫米焦段类的镜皇。
       其实去年就有购这镜的计划。春节前还曾通过店家向美国的KIRK公司邮购了专用于尼康AF-S 600mm f/4G ED VR 镜头的“替换脚”:kirk LP-46(见右侧下图)。原打算今年4月份进货,但春节长假去滇西拍鸟,不慎将原尼康AF-S 400mm f/2.8D IF-ED II 镜摔了,镜的卡口严重受损。上周已将该镜送尼康上海总部检修。考虑到尼康AF-S 400mm f/2.8D IF-ED II 镜的“住院治疗”需要时日,所以将添购尼康AF-S 600mm f/4G ED VR 镜头的事提前进行。
      购入尼康AF-S 600mm f/4G ED VR 镜头,主要看重她的相当于提高4档快门速度的四档防抖功能,这有利于提高在车上拍鸟时(难以使用三脚架时)的拍片成功率。此外,这镜焦段比AF-S 400mm f/2.8D IF-ED II 镜略长,拍水鸟也比较有利。
      我已有AF-S VR 300mm f/2.8G IF-ED、AF-S 400mm f/2.8D IF-ED II两支拍鸟用镜,期望这支AF-S 600mm f/4G ED VR新镜成为我鸟炮武库中的又一件拍鸟利器。


查看更多...

分类:鸟器园 | 固定链接 | 评论: 1 | 引用: 0 | 查看次数: 2830

蓝喉拟啄木鸟 Blue-throated Barbet


摄于滇西南京里

形目 > 拟啄木鸟科 > 拟啄木属
PICIFORMES > Megalaimidae > Megalaima asiatica

描述:中等体型(20厘米)的绿色拟啄木鸟。特征为顶冠前后部位绯红,中间黑或偏蓝。眼周、脸、喉及颈侧亮蓝色。胸侧各具一红点。
虹膜-褐色;嘴-灰,嘴峰黑;脚-灰色。
叫声:常于树顶不动,发出连续的、快速重复的took-a-rook, took-a-rook叫声。
分布范围:印度至中国南部及东南亚。
分布状况:常见留鸟于西藏东南部、云南南部及西南部的低海拔热带常绿林及次生林。为西双版纳(云南南部)最常见的拟啄木鸟。指名亚种分布在云南澜沧江以西,并可能于西藏东南部;davisoni为澜沧江以东地区的留鸟。

查看更多...

分类:鸟影园 | 固定链接 | 评论: 0 | 引用: 0 | 查看次数: 1634

黑胸太阳鸟 Black-throated Sunbird


摄于滇西南京里

雀形目 > 太阳鸟科 > 太阳鸟属
PASSERIFORMES > Nectariniidae > Aethopyga saturata

描述:雄鸟:体型略大(14厘米)的深色太阳鸟,尾有延长,光线不足时看似近黑色且腰及胸色浅;光线好时头顶及尾均为金属蓝色,上背暗淡紫色,喉黑,胸灰橄榄色而具细小的深暗色纵纹。亚种saturata黄色腰带有限;petersi下体的黄色较多;assamensis胸部的黑色扩展。雌鸟甚小,腰白黄色。
虹膜-褐色;嘴-黑色;脚-深褐。
叫声:快速的ti-ti-ti-ti-ti-ti-ti…叫声。
分布范围:喜马拉雅山脉及印度阿萨姆至中国西南及华南、缅甸和东南亚。
分布状况:亚种saturata见于喜马拉雅山脉及西藏东南部;assamensis于墨脱东部至云南西部;petersi于云南南部西双版纳及广西。一般不常见于海拔300~1800米的丘陵和较低山林。

查看更多...

分类:鸟影园 | 固定链接 | 评论: 0 | 引用: 0 | 查看次数: 1668

虎年春假赴滇西拍鸟简记(1)

     2月14日:今天是虎年大年初一,因要赶傍晚5点的航班,上午约10点离开老家,驾车赶赴杭州。车沿杭新景高速进入建德境内,遇天降大雪,视线很差,高速路面也堆积了约10多厘米厚的积雪。车辆靠铲车堆出的一条窄道,排队以约40码的车速缓缓通行。这也好,不用担心后有超车,可边驾车边欣赏道旁皑皑的山林雪景。
      车如期抵达杭州萧山国际机场。办完了领登机牌和行李托运手续及安检手续,去机场信息台打听,因国内这天大范围降温,导至多地降雨、降雪,不少航班延误。还好,我所搭乘的杭州至长沙的航班仍正常起飞,这让我心里一阵欢喜:此行出门兆头不错!
      飞机于18:20安抵长沙黄花机场。我们带着行李进入机场候机厅,我们要在这等候三小时,换乘当晚飞昆明的航班。没办法,为了省银两(注:此行经长沙中转飞昆明的机票比正常机票低了826元,相当于原价的5.3折)。长沙黄花机场候机厅不算大,但这天长沙也降大雨,也有不少航班因雨延误,候机厅因此变得熙熙攘攘。我们耐心等候了三小时,很幸运,我们乘的飞机21:55正常起飞。。。上苍对我们很关照。。。呵呵!
      飞机正点到达昆明巫家坝机场。提行李出机场,此时已近深夜12点。我们打出租车去了事先从网上订的一家酒店。这家酒店离机场只有一公里多,是准四星的,商务房价280元/间。登记入住后,感觉房间的设施还行,但有点不爽,这酒店竟没有电梯!?我的行李较多、较重,没有电梯的房,拖行李登楼真让我受累。

      2月15日:早晨睡了个懒觉,8:30起床,9点下楼去餐厅用早餐,餐后结帐打出租车赶去机场。这季节云南是旱季,昆明照例是晴天,白天室外气温约19度。考虑到去滇西天会更热,出门时,我们已都换上了一身春装(衬衣加薄外套)。
      昆明飞芒市的航班起飞时间是上午11:30,50分钟后飞机降落芒市机场。昆明至芒市的机票全价是880元,我们是提前一周从淘宝网购的,票价是519元。我感觉相比杭州至昆明所花费934元打折机票还是有点贵,但没办法,昆明去瑞丽没有铁路,乘长途班车要12个小时,这么长时间我有点受不了。
      瑞丽朋友派了一辆车来机场接我们去瑞丽。芒市去瑞丽90多公里,行车需约1个半小时。我们中途在一家农家小饭馆用了中餐,到达瑞丽的住店已是下午约3点。我们将行李搬入房间,稍事休息,喝了点茶,便驾车去了城里的一家超市,采购食品和饮料。这也是事先计划好的,也是鸟人必做的准备。呵呵,此行要在滇西待近半月,常常会遇“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情况,这时就只能靠随带的方便食品填肚了。
      我是第二次来瑞丽,上次是去年10月份,这次大冬季来瑞丽还是原来的感觉:瑞丽真热,穿衬衣还热!

      2月16日:早晨6点多起床,约7点20分出门。见天色还暗,我们在一家路边早餐摊用了早餐,餐毕驾车赶去南京里的“瑞丽植物园”。南京里的这家植物园不收门票,距瑞丽县城约15公里。这是我们此行在滇西拍鸟选择的第一个鸟点。选择此点,是因为听说曾有鸟友在此发现有较稀少的“灰头鹦鹉鸟”。我们在这个植物园待了一个上午,拍到黑胸太阳鸟、绒额等鸟,但并没有见到令人期盼的“灰头鹦鹉”。

查看更多...

分类:鸟语园 | 固定链接 | 评论: 0 | 引用: 0 | 查看次数: 169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