鸟是大自然天使,爱鸟等于爱自己

预览模式: 普通 | 列表

西行记忆:路堵识新友

       早上起床后听车友说,芒康去左贡的G318封道口已打开。这真是个好消息!我们赶紧收拾行李、退房,驱车驶上去左贡的路。
      芒康地处横断山脉腹地,车离开县城就开始爬山,路面多是土石路,一路尘土飞扬。
      翻过了拉乌山高山垭口(海拔4538米),车进入下坡道,不久驶入一片峡谷地带。这里山势平缓,草被厚实,牛羊星缀,应是一处高原牧场。车过了如美镇竹卡村附近的澜沧江大桥,山上的植被也丰富起来,出现了成片的灌木林。忽见前面的车放慢了车速,排列起长队,经询问,是原塌方之处还没通,仍在抡修。
      路堵,车走不了也退不回,只能耐心等候,此时是上午约9点。
      在车里闲坐感觉气闷,便下车溜达。见到一辆沪牌的同型车,主动问候,互报网名,原来我们在“越野E族”网坛曾有神交。他们一车2人,也是自驾去西藏拍片,主拍风光,用的是4×5大画幅胶片机,计划日程一个半月。同一车型,爱好摄影,自然有了更多的思想情感交流空间。我们相约结队走。这一路,我们常用车载电台联系,我也曾得到他们的帮助,这是后话。
      太阳落山,路还没通,寒气袭人,有一广州的车友拾柴点起了篝火,还搭灶烧水煮面。都是天涯沦落人,三语二言,就能混个面熟。他们热情招呼我喝点热汤,我也不客气,拿汤勺盛了一碗。
      晚上八点多钟,路终于可通过。我们3辆车结队前行,领头的是广州车友的丰田FJ。FJ车马力大,车底盘经过专业加固改装,见车就超,跑得很快。觉巴山、东达山的盘山道蜿蜒曲折,路边山体岩石象怪兽般咧着大嘴,但在夜幕的笼罩下,除了游龙般飘移的车灯和前车扬起的浓浓尘雾,也辨不清别的。急速行进的车子常因路面坑洼或落石的阻绊,弹蹦、蹿跳起来,这对车辆的减震器和轮胎是个严峻考验。此时,我已顾虑不了这些,一路紧紧咬着前车跑。约夜11点钟到达左贡县城。
      这天行程共160公里。夜里曾翻过川藏线海拔排位第二高的东达山高山垭口(海拔5008米)。因是夜间,没能留照片;因是急驶而过,也没有什么恐高的感觉。

查看更多...

分类:鸟语园 | 固定链接 | 评论: 0 | 引用: 0 | 查看次数: 1398